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陆先生,爱妻请克制 > 第1657章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最快更新陆先生,爱妻请克制 !

    陆时言就知道,他不由叹气。

     元晴在任何方面,都很娇气,又柔弱,极其需要旁人精心呵护和照顾。

     “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能做的,实在不行,我给你做饭吃吧。”陆时言认命道。

     闻言,元晴瞪大双眸,难以置信道:“你会做饭?”

     “当然,我以前在美国留学时,都是自己做的饭。”陆时言一边脱下西装外套,一边说道。

     就是做得没有大哥好吃而已。

     但,还是能入口的,吃不死人。

     元晴一脸崇拜:“时言,你好厉害。”

     时,时言?

     陆时言蓦然俊脸一红,硬生生的转过头,只留下一个后脑勺让元晴看。

     元晴却看到,他泛红的耳后。

     他在害羞呢,元晴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在笑什么,不准笑!”陆时言闻声,立马把头转回来,瞪着笑颜如花的元晴,傲娇道。

     可她,开怀大笑的样子,真的很美。

     陆时言很快就忘记自己生气的原因,双目痴痴的注视着元晴,几乎不能自拔。

     怎么办,他又想要吻她。

     不行不行,他刚才在车里,才对元晴保证过,自己是一个正经的人!

     才交往第一天,他就吻了元晴两次,她会不会觉得他孟浪轻浮?

     陆时言猛然收回视线,硬生生别开头说,“我去给做饭吃,你自己随便坐坐,看看电视什么的。”

     说完,陆时言就逃一般的走进厨房。

     他挽起雪白的衣袖,打开双门冰箱,看看里面有什么可以吃的。

     陆时言有自己独居生活的特殊技巧,尽管他平时不怎么亲自下厨,但还是会在冰箱里备好基础的食材,让自己一个人在家时,不至于在没有外卖的情况下饿死。

     冰箱里有鸡蛋,和大白菜,以及冷冻的鸡腿、鸡翅,还有烤肠。

     这些都是方便做成菜的食材,而且也能存放相对久一点。

     陆时言瞬间就在脑海里拟定好食谱。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给元晴点外卖,尽管点外卖会便捷很多。

     但元晴千里迢迢追到江城来找他,他们第一天交往,怎么能让她吃外卖呢?

     一点诚意,和仪式感也没有,陆时言绝对不要这样做,他的骨子里是一个很浪漫的男人。

     他先把米洗好,用电饭煲蒸饭,然后再把食材处理好,用大锅顿鸡腿和鸡翅,再加上土豆。

     这时,元晴过来问他:“有没有抹布?”

     陆时言闻言,顿时蹙眉。

     元晴解释:“你家……很久没人来过了吧。”

     陆时言立马反应过来。

     确实很久没人来过了,之前在北京,他逗留了将近一个月,回来之后也是天天住在陆家本家,这里空置了许久,又没人来打扫过,自然是积了灰尘。

     现在这么晚,也喊不了阿姨过来帮忙打扫了。

     只能自力更生。

     陆时言语气硬邦邦道:“我来擦就行,你坐着!”

     “可是……”元晴犹豫。

     陆时言傲娇又矜贵,不适合做这种粗活的。

     只是擦擦桌子而已,这么一点小事,她还是做得来的。

     “听话!”陆时言再次强调。

     “……好吧。”元晴,呜呜,不敢拒绝。

     陆时言随便找了一条全新的白色毛巾,就开始打扫家里的卫生,厨房的小白锅里还在‘咕噜噜’的炖着肉,陆时言正好可以利用这时间,把家里的卫生打扫好。

     先是把餐桌擦一遍,再把茶几看电视的位置,也擦一遍。

     最后,则是仔细打扫元晴的房间。

     陆时言一边打扫的时候,元晴就一边跟在他身边,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不由惊叹:“你真的什么都会,这也是你以前在国外留学时学的?”

     “嗯。”陆时言颔首,“那时候,我跟我大哥分别在两个国家,他照顾不来我,我就只能自己自力更生。”

     “我不喜欢身边带着佣人保姆,就跟没断奶一样,所以就不得不学一些生活技巧。”

     陆时言想起过去在费城留学的时光,不禁打开话匣子,对元晴说道。

     “你那时候,肯定很辛苦吧?”元晴猜。

     “嗯,是挺辛苦的,每天吃外面的外卖,都快要吃吐了,只好自己钻研动手做,偶尔会去同学家里蹭饭。”陆时言笑道。

     元晴就好奇问他:“你是在哪里留学的?”

     “美国费城。”陆时言道。

     美国费城。

     元晴仔细琢磨一下,她去过那里旅游过,是一个很有艺术底蕴的城市。

     猛然间,元晴想起一件事,“真巧!安安以前也在费城留学!”

     陆时言脸上的笑容,霎时间止住,凝固。

     元晴没有注意到,她还在想这个巧合,觉得陆时言和陆行厉这对亲兄弟,和她们家真有缘。

     “你读哪个学校?”元晴又问。

     陆时言下意识就逃避回答,他扔下抹布说:“我去看一下厨房的火。”

     “哦。”元晴没有多想,随即跟着陆时言来到厨房里看火候。

     鸡腿和鸡翅蹲得差不多了,土豆浸透肉汁,软绵粉糯。

     陆时言看了眼时间,就对元晴说:“再炖五分钟就可以了。你喜欢咸一点,还是淡一点?”

     “对了,你喜欢铺什么花纹的床褥?”

     他有意转移元晴刚才的话题,故而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打乱元晴的思维。

     “淡一点比较好。”元晴说,然后又回答第二个问题,“什么花纹都行,我不挑的。”

     “嗯!”陆时言颔首。

     就在他们说话间,五分钟过去了,陆时言关火,盛饭装菜。

     吃饭间,元晴果然忘记她刚才想要问陆时言的问题,两人一边聊明天的安排,一边吃饭。

     饭后,陆时言问元晴:“你父母知道你过来江城的事?”

     他这是担心,元晴是偷偷离家出走过来的。

     “知道。”元晴小声道。

     “我,我撒了谎。他们以为我过来找安安的。”

     元晴有些心虚看了一眼陆时言,果然看到他紧皱眉头,一副严厉的样子,似又要责备她。

     元晴微微缩起脖子,准备挨骂,却听见陆时言一声叹气,喃喃道:“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莫名的,元晴心里甜甜的,像被喂了一嘴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