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体内有只鬼 > 第1322章 章节上传错误
最快更新我的体内有只鬼 !
    谁人能明白江晓此刻的心境?
     永不停止的生死道劫,一次次出现的诸天仙尊,无论如何挥动断魄剑也杀不尽。
     更为讥讽的是,自己也死不了。
     不断的战斗,毫无意义的战斗,所有一切都在死亡中永恒。
     “我输了...为何战斗还要继续...”
     江晓仍在与第三代极致之道御灵师交战。
     可,对方却再不会发出那充满气焰的咆哮声,冰冷麻木,机械般地挥动着相同的断魄剑。
     “我该如何解脱...死亡都无法解脱吗...”
     若是可以,江晓何曾不想真正地执掌生死之道。
     可在无尽的战斗当中,那些本就死亡的虚影,怎样也灭绝不了。他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是生是死,忘记了太多太多。
     轰~
     正在这时,黑暗深处,一扇仙宫大门突然打开。
     一记凝聚着神灵之力的大掌印,突然拍出,直接将江晓拍成了一滩肉泥。
     大道最根源处的气息扩散向八荒...
     这一刻,神祇降临了!
     生死道劫步入了一个令人咂舌的阶段,仙尊过后,便是真正的神战!
     “废物。”
     一道充满人性化的鄙夷声传出,“琼花就是为了这样的你而死?在我手中,撑不了一个回合。”
     黑暗中,生死玄力再度交织在了一起,凝聚出那道不灭的身形。
     白发缓缓飞扬,随后垂下,遮盖住了那双冰凉的眼眸。
     江晓立于原地,宛如行尸走肉般,看着前方那道仙光凝聚出的身形。
     “凌云?”
     神宫中,赤天发出了一道惊讶声。
     唰——
     没有任何言语,江晓抬手,握住断魄剑,尔后冲向对方。
     就算是神祇又如何?
     生死道劫,自己一路迎战了不知多少岁月中的无敌仙尊,眼下也是该抗衡神祇了。
     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
     那道仙光汇聚而成的修长人身,只一抬手,一尊仙塔镇压十方虚空,并绽放出灵光,爆发出最为可怕的气息。
     轰!
     仙塔震动,如同大道的轰鸣,直接震断了江晓体内的气机。
     他甚至还没冲上前去,整个人就爆体而亡,炸裂成漫天光雨。
     可下一刻,
     生死玄力再度交织出了江晓的形神。
     他再一次地拔剑,欲要挥出那劈开宇宙的一刀。
     轰~
     仙塔再次震动,爆发出成千上万道秩序化成的神链,绞杀住了江晓的四肢,磨灭其力量。
     江晓甚至连挥剑都没能完成。
     那道仙光人身再次开口了,“连近身都办不到,可笑。”
     “凌云,你...”
     神宫中,赤天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轰!
     黑暗深处,那座天阙正在震动,弥漫出生灵之力的气息,不断汇聚入那道仙光人身当中,仿佛是在冥冥中为其加持力量。
     江晓仍是无言,抬手,引动乾坤,无尽的生死之力涌来,化作覆盖九天十地的太极道图。
     阴阳鱼流动,直接压落,恐怖的生死道意,纵使是神祇都得要变色。
     那道仙光人身,再一次地抬起大手,掌中爆发出炽盛的光芒,“轰”地一声,拍灭了太极道图。
     与此同时,江晓冲来了。
     他一拳向前砸去,施展出阴阳道决,压迫得一切生灵都要颤抖。
     灿烂的光爆发,震动黑暗世界,两股大道本源的气息席卷,强强对抗。
     江晓还是被磨灭在了其中,哪怕是这具前世的大成的极致道体,还是抵挡不住十三重境的大道。
     可,对方这一次也踉跄后退了几步。
     “若是生前,我不败。”
     仙光人身冷冷开口,“纵使步入了死亡,我仍可镇杀你成百上前次!”
     江晓重新汇聚而出,沉默着,一言不发,眸子早已冷漠到了极点。
     “北冥,诸天需要你,那些死者全都需要你。”
     神宫中,赤天再一次地开口,“我知道你现在无法终结这场生死道劫,可你至少不能放弃意志...”
     江晓的眸光闪烁了下。
     而就在这时,
     右侧虚空中,一道仙尊的死亡虚影再次浮现,携着绚烂的光,大步踏来。
     那是万梦真君,已经被江晓杀了上百次之多,可却始终无法消散,永远该死的存在着!
     噗~
     江晓没有躲闪,肩头被对方一掌拍破。然后,下一刻,他的状态却又迅速回归,并攀升至巅峰。
     轰!!!
     正在这时,又一扇天阙大门打开了。
     古天庭的诸神逐一出手。
     生死之道的御灵师,此刻突破入十三重境的锲机,有史以来第一位生死之神,就在眼前!
     诸天,或许将迎来永生不朽;或许将在黑暗中,等待下一道曙光的到来。
     一道接着一道仙光凝聚出的人影,逐一浮现,无不散发着浓郁的大道气息。
     “出手,不给北冥任何喘气的机会。既然他已经习惯了死,那就让他一直处在死亡当中。”
     一道看似冰冷无情,可却又饱含太多情绪的声音响起。
     要知道,诸神也无法抗拒死亡。
     昔日,赤天都极不情愿出面,要不是刀架在脖子上,宁可亲眼看着北冥死,也不愿浪费本源之力。
     而为了这一次的出手,古天庭的诸神是真的全力一搏了,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了这个沦陷在生死大道本源的御灵师。
     一时间,一尊尊神祇出手,一条条大道压盖而下。
     这是何等惊人的一幕?
     轰!轰!轰!
     这是一场血杀,绚烂的仙光将此地所淹没,好似无数条银河交织在了一个节点,也唯有永恒的死亡可以承载这股伟力。
     江晓,更是遭受了无法想象的创伤。
     无法复活...
     刚一显化,躯体立马就会被无数条秩序神链洞穿,肉身与神魂一起崩解,沦为劫灰。
     就像是一个被不断炮决的普通人,纵使可以不断复苏,可却完全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躯体刚凝聚而出,瞬间,一道五色神雷便劈落直下,打破天灵盖,毁去神魂。
     没了生,唯有死。
     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纯粹是在被单方面的蹂躏...虐杀...
     这一刻,江晓残破的手,五指艰难地动了起来,似乎想要握住什么。
     以北冥骄傲的个性,如何能接受这样的场面,被毫无节制的虐杀,完全没有丝毫反手的机会。
     他原本麻木的内心,产生了怒火,不甘,欲要反抗诸神,挥出那璀璨的一剑。
     可如此一来,自己之前又为何习惯了无限次的死亡?
     江晓愣住了。
     “既然习惯了死亡,那又何必转生?沉浸在这一刻吧,对你而言,生与死本就没有区别。”
     几乎是同时,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并携着一道神灵之矛射穿江晓的头颅。
     不...不是的...
     江晓的灵魂在冰冷的大道中嘶吼。
     他不甘到了极点。
     可生死道劫实在是永无止境,那些本就在死亡中的敌人,如何还能再被杀死?
     死亡本就是一切的永恒了啊。
     在无限重复的生与死当中,谁人能不麻木?就像是自己当初在因果珠中,不断寻找拯救姬挽歌的办法一样,经历了对方太多次的死亡,导致内心会逐渐冰凉...
     可就在这时——
     江晓猛然一惊,灵魂最深处传出了触电般的感觉。
     第三代极致之道御灵师的怒吼声仿佛再次响了起来。
     纵使生死没有区别,没有意义,可对方当时递出那一剑时,那种对于死亡的蔑视,那种骄傲岂会没有意义?
     “极致之道...我的断魄剑...”
     江晓的心脏,分明已经被诸神打成了肉沫,冥冥中却仿佛再次鼓动了起来。
     如何破解永无止境的生死道劫?如何破开永恒的死亡?
     唯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自己曾经一直以来,以心为道的断魄剑。追求根本不存在的极致,斩破世间的一切荒诞。
     信则有,不信则无。修到了这一地步,为何还要去顺应所谓的生死秩序?
     江晓忽然感到了一阵惊悚。
     自己在洞天世界内,曾说过我心即天心,能无视宿命以及一切,那是因为冥冥中,自己或许就有感应,本就是那个洞天世界中的造物主。
     而在诸天,不是这样的。大道便是一切的至高,众生都得顺应大道。
     哪怕是骄傲如北冥,同样得低头。诸神亦是如此,再是风华绝代的人物,最终也还是沦为了道奴。
     “唯有破开诸天的道...”
     霎然间,江晓猛然惊觉,若想要真正执掌大道,唯有靠断魄剑,斩破至高,令自己的心凌驾于一切之上。
     也就是在这一刻,
     江晓终于明白了:为何极致之道的道劫,那尊漆黑生灵会如此恐怖。
     断魄剑,这是一把真正能够斩断诸天大道的剑。
     极致之道或许不会诞生出神祇,可却能够诞生出弑神的存在。这条路无限的远,甚至超越了诸天。
     不知不觉间,诸神的攻势也停了下来。
     可江晓却并未注意到这些,而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当中,仿佛正看着那把始终如一的霞光仙剑,
     “这才是...我的道吗?”
     待到江晓幡然醒悟之时,已是泪流满面。
     他终于明白了之前自己对于第三代极致之道御灵师而言,究竟干了一件怎样的事。
     对方的心寄托在极致之道上,自己的心本来也应该寄托在这条大道之上。
     可自己却迷失在第二条大道,生死之道,并以无限轮回的生死,试图消磨对方昂然的斗志。
     “北冥...你?”
     神宫中,赤天好似察觉到了什么。
     江晓仍是沉默,站起身后,抬起右手,虚空一抓,灿烂霞光凝就而成一把极致法剑。
     “你们都错了。”
     然后,江晓说出了将改变诸天的一句话,“修道的路错了,本座的心便是一切的法与理。”
     唰!唰!唰!
     此言一出,诸神皆惊。
     他们同样身陷在了自身的大道当中,有的沦为禁忌,有的逃入死亡,寻遍万千方法也无法改变。
     心即是一切的法与理?
     细细品味这句话,古天庭的神祇们无不惊动,震撼于这个御灵师的道心。
     此刻,
     江晓握着断魄剑,再一次地看向了那些永恒的死亡虚影,“我会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生死道劫...”
     “我来结束诸天的一切!”
     【作者题外话】:抱歉抱歉,万夜之主的一章传到这本书来,只能复制前一章,汗,瀑布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