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十三章 他吻了她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没有!”简童连忙抢着说道:“我没有躲沈先生。”
     说谎!
     根本就是在躲他!
     但……
     “你的嗓子怎么回事?”她这个嗓子,哑成这样?
     “生病嗓子疼。”简童垂下眼皮,拒绝多说。
     “你怕我?”
     简童眼皮一跳,不再反驳了。
     男人站在她的病床边,缓缓地挑起了眉头,心中更加不爽。
     突然身子前倾,在简童惊恐的视线下,沈修瑾单臂撑在了床褥上,一下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另一手朝着简童伸出,简童下意识往后缩,沈修瑾淡道:“别动。”
     看到简童果然乖巧了许多,沈修瑾手指拨开简童的刘海,摸上她额头上的伤疤,简童整个人都不好了,沈修瑾手指冰凉的触感,实在是想忽视都忽视不掉。
     沈修瑾手指摩挲着简童的伤疤,嘴唇不着痕迹的抿了下,有些不愉快地问道:“这伤疤哪儿来的?”
     简童扫了一眼面前的沈修瑾……假惺惺!
     哪儿来的,他不知道吗?
     却犟的回嘴:“磕破的。”拜你所赐……她在心里又加了一句。
     那手指细细摩挲着伤疤,摩挲着,就越来越往下,摩挲到了她的唇瓣。
     指腹传来的触感,干涩的、起皮的,颜色也是苍白的。
     简童不敢随便动,僵硬的仰着脖子,被他的大掌,捧住了一大半的脸。
     拇指摩挲着这样的唇,奇怪的是,不像果冻一样粉嫩,不像妖艳的玫瑰那么绽放,这苍白起皮的唇瓣,莫名勾起他的欲望。
     沈修瑾眼神越来越深邃,下一秒,不客气地一口将她吞了下去。
     火烫的唇,覆盖着她的。简童毫无回手之力的,被动地接受着沈修瑾霸道的吻。
     好甜……沈修瑾完全沉浸在这个吻的美妙中,问吻完之后,回味之余,我们的沈修瑾沈先生,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是我的吻好,还是萧珩那个混蛋的好?”
     简童还处于懵逼状态,苍白的脸上因为这个吻,红润了许多,还没有回过神,就听到沈修瑾一脸冷若冰霜地问道。
     “啊?”
     啊什么啊?沈修瑾蹙起眉:“我在问你话。是我的好,还是萧珩那混蛋的好?”
     这……是什么鬼问题?
     沈修瑾见简童迟迟没有回答,心中恼火。
     就这个问题,需要思考这么长时间?
     难道萧珩那混蛋的吻很棒?让她这么回味悠长?
     沈修瑾的未名火来的快,简童甚至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只来得及哼了一声,就被人狠狠压在了床上,下一秒,沈修瑾黑色的头颅压下,简童“唔”了一声,唇瓣一热,疯狂激烈的吻,扑面而来。
     又啃又咬,他非要弄痛了她不可!沈修瑾搞不懂心里的想法,弄不清心中的怪异,就算此刻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是三年前害死夏薇茗的罪魁祸首,就算他恨她。
     但他就是绝不容许这个女人心中还有其他的男人!
     萧珩不行!谁都不行!除了他沈修瑾,简童就算是一辈子活在他的恨意中,他也决不允许简童心中入住其他的男人!
     沈修瑾此刻根本不去想,他为什么惟独对简童有着如此疯狂霸道的独占欲。
     他认定他恨着这个女人,他从不会去想,他为什么这么在意简童的一举一动。
     后来,他无数次的后悔,今时今日和三年前对她所做的一切。
     “咳咳咳。”
     病房的门外传来一声咳嗽声,简童一惊,下意识动手推向沈修瑾的肩膀,但男人更固执,手臂一箍,霸道地将身下的女人重新摁住,一只大掌攫住了简童的半张脸,而他的唇,肆无忌惮地吮吻,毫不在意病房里多出了第三个人。
     简童的脸红到了耳根子,整个病房,她都可以听到沈修瑾吻着她的时候,“啧啧”发出的水渍声。
     亲吻着,沈修瑾不着痕迹睁开眼,黑漆漆的眼眸锁住怀中女人的脸,他很满意她迷醉的姿态。
     这才餍足的爬起来,姿态高雅地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病房的门。
     慵懒极致的声音,懒洋洋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卧……槽!
     白煜行简直要哔了狗了!
     一个电话,让他去“珍馐斋”打包流食送过来的人,反过来问他来做什么?
     沈修瑾……你还能够更无耻一点吗!
     没好气地把手中大保温盒,往床边的柜子上一放:“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做的这么光明正大,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情,有伤风化,有碍市容。”
     沈修瑾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简童那边,连脚趾头都红了。
     她羞耻地埋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在刚才,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简童的脑子有些乱……沈修瑾吻了她?
     沈修瑾为什么忽然吻她?
     简童心里乱乱。
     死寂了很久的心,有那么一刻有些动摇。
     白煜行拉了沈修瑾一把,神神秘秘把沈修瑾拉到了病房外。
     “她她她……简童?”白煜行心里知道,那就是简童,那天在606的包厢里,就认出来了。可是他无法相信的是,沈修瑾把简童压在身下激吻?
     “你自己不会看吗?”
     “不是!”白煜行一把拉住转身准备进病房的沈修瑾:“沈修瑾,你不会是对她动了感情了吧?”
     噌!
     这下,白煜行成功阻止了沈修瑾离去,男人缓缓地转过来,危险地盯着白煜行:“你说谁?她是谁?”
     “简童啊。”不然还有谁……白煜行被沈修瑾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哥,我亲哥,你不要再用你的红外线扫射我了,成吗?
     他不就是提出一句合理的猜测,至于吗!
     沈修瑾再次进去病房的时候,身上罩着一层寒霜,就是个移动的冰窖!
     冷冰冰地扫了简童一眼,薄唇吐出凉薄的话:“吃吧,柜子上的饭菜是我专门让白煜行去买来的。”
     简童张嘴呆呆盯着沈修瑾,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尘封的某个角落,正在缓缓敞开沉寂已久的大门。
     “毕竟是卖笑的,既然是卖的,我吻了你,当然要给些好处。”说着,又掏出钱夹,从里面掏出一大叠现钞,不在意地丢在简童的病床上:“这些,就是公司给你住院的报销。不够去跟苏梦说。”
     咚!
     紧锁的门扉,才开启一条小缝隙,又重新重重地阖上了!
     “看好了病,养好了身体,才能给我赚钱。”
     沈修瑾离去的潇洒,病床上的简童,面如死灰。
     她以为他对她有点感觉,才会吻她,他以为这也许是一个信号……她错了!
     这个男人恨她,一如既往的恨她!
     他只会折磨她,羞辱她。不会爱她。
     是呢,她又犯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