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生挚爱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多么讽刺
最快更新一生挚爱 !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恐惧,漫上心头!
     颤抖害怕惊恐,全部从那双紧闭的双睫中映射了出来,就连那双被轻柔对待的唇瓣,都在颤抖着。
     这颤抖,传递给了身后的男人,他的眼底,一丝丝的心疼,一丝丝的落寞,一丝丝的悔恨……从今而后,再也不愿辜负这个女人!
     再也不愿让这个女人感到害怕……这是他的失职。
     健硕的双臂,环绕了上去,便从身后,环保住了躺椅上女人颤抖的肩膀,他的唇,越发的温柔,那双手臂,似乎有力量涌出来,势必要保护好怀中这个女人。
     明知,她的害怕……但,只要她不推开他,他又怎能够不贪婪此刻她的味道?
     昭昭睁大了双眼,眨巴眨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到底是谁啊?
     她的处境并不是特别的好,但她却忘记了,自己左右两边“哼哈二将”,一左一右地看着她,此刻那双没有被大都市染上俗气的双眼,闪烁着八卦的光。
     “喂喂,那个男的是你们帮主?”
     沈二看白痴一样看着身旁的小女孩儿……怎么想的,这年头还有“帮主”?
     “是吧,你们是黑社会的吧?我一看你们就是黑社会的。”
     昭昭叽叽喳喳,却又不敢大声说话,就怕自己的大嗓门儿惊扰了屋檐下的那对情侣。
     沈二不耐烦起来:“什么黑社会,我长得像是黑社会吗?”
     又用看白痴的眼神,狠狠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儿。
     突然的,变故丛生!
     “啪!”
     清脆的耳光声,便在这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中,乍然地响彻四野。
     沈二连忙抬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心,瞬间变绷紧了。
     “Boss……”
     他望向屋檐下被打偏着脸的男人,男人低垂着头,这一巴掌,显然打的不轻,微有些长的额发,低垂着的脑袋,便在眼下遮成了一片阴影。
     沈二心都竖起来了,“Boss……”
     他想要上前去,刚刚抬起脚步,就被屋檐下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挥了挥手,让他不要上前去。
     沈二只能够焦急地等在大堂里,紧张地望着那对男女,祈祷着……老大啊,你这时候可不能够犯浑啊,千万千万不要暴脾气啊。
     男人缓缓抬起头,躺椅上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手里死死捉住了那张盖在她身上的薄毯,紧张地望着自己瞧,他清楚地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心口针扎一般痛了一下。
     他想上前抱住她,刚刚有着走向她的趋势,那女人便变了脸:“别过来!”
     “小童……”
     “我叫你别过来!”她尖叫,眼中浮现出可怖,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怕”。
     “别怕。”
     别怕?
     他叫她“别怕”?
     他是以什么样的心里,来要求她的“不怕”?
     “小童,别怕……”别怕我……
     他想要说“别怕我”,可是喉咙里堵得慌,荒谬到让他无法开口。
     曾几何时,却对自己爱的女人,说“别怕我”。
     女人只是站着那里,满脸戒备地望着他,就像他是穷凶极恶的混蛋。
     为什么……见到他的那一刻,心口久违的疼痛又蔓延上来?
     丝丝扣扣地沉闷得难以呼吸。
     “沈修瑾!你回去吧!”她朝着他,绝望地说:“为什么,还要找上来?”
     “小童,我来,接你回家,跟我回去。”
     他又往前走一步。
     但她却像是惊慌之鸟一样,又往后退去,退到了台阶边缘,惊恐地叫了一声,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下倒去。
     男人脸色乍变,几步上前,飞快地拉住了她。
     “有没有事?我看看,我看看哪里受伤了?”他有些笨手笨脚,就要给她检查。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他望着被她甩开的手,手背上,通红的一片。
     “走开!你走开!”
     她心里乱成了一锅粥……“你走开啊!”
     “小童,你冷静一点,冷静……”
     冷静?
     他叫她冷静?
     对,对!
     她应该要冷静,深呼吸,深呼吸,要冷静,冷静地应对他!
     不能怕。
     “沈先生,”好半晌,她才控制着心底深处的害怕,她想要极力让自己正常一点:
     “住店的话,本店没有空房。”
     “我不住店,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我不会走。”她说,尽管怕极了眼前的人,也逼着自己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
     “沈先生,我不会跟你走,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这一辈子都会呆在这里。
     沈先生不住店的话,那就请你离开这里。”
     她还是怕啊……终究,直视他眼睛的目光,有些虚晃起来,躲躲奄奄。
     “小童,不要闹了……好不好?我们回家。有一句迟来的话,我……”爱你……
     “闹?
     到底是谁在闹?
     沈先生,您是日进斗金的大老总,我是洱海边上开着民宿的平凡人。
     回家?
     家,是什么?”
     她其实,可以更加理智更加冷静的,她知道,她应该更加理智更加冷静,也更加冷漠,就像对待陆明初一样……不爱,便不给机会,心冷到底。
     她……到底是怎么了!!!
     脑海里百转千回,无数个想法冒出来,又一个没有抓住。
     却被自己那个念头刺痛了!
     自己被自己刺痛……便像是她这一生仿佛是个笑话!
     几步踱步,抄起来茶几上的茶具,便往他身上扔过去:“滚!沈修瑾!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跟你走!
     这里就是我的家!
     我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这里一步!
     你给我滚!
     滚出忆居!
     最不配呆在这个地方的就是你!”
     茶杯,水壶,托盘,一样一样砸了过去。
     滚烫的茶水,溅了出来!
     她眨了一下眼睛,把眼底的泪意眨回去……如果人的一生,仅仅是因为某个人而活着,那便是最大的笑话。
     这便是她恨极了自己的地方。
     为了阿鹿,为了还欠给阿鹿的梦想,她的躯壳活着。
     她是一个本该死去的人啊!
     可是,三年了,凭什么他一出现,便让她已经死寂的心,再次的疼痛起来?
     难道,她简童的一生,仅仅是因为沈修瑾这个人,她的灵魂才活着?
     多么讽刺!
     “滚!滚滚滚!滚啊!”
     男人站在那里,任由她砸,默默地望着她看,又看了一眼满地狼藉,沉沉的开口:“砸完了水杯,砸完了托盘,砸完了水壶……砸开心了吗?”
     女人心里一急:“没有!砸你,我怎么都砸不够!”说完就想要拿起东西继续砸,望一眼四周狼藉,再看看手边空荡荡,一怔……下一秒霍然顿了下去,“呜呜呜……”连老天爷都帮他,手边空荡荡的,想砸都没有东西砸!
     男人站着,默默地望着蹲在地上呜咽的女人,半晌,低沉地开口:“你想要砸什么,我替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