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全书.5 > 第一章 家中有鬼
最快更新罪全书.5 !

    <h2 class=text-title-2-ca>

     第一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b>

     家中有鬼

     </h2>

     鹿琪琪家位于老城区,住的是平房,院里有株石榴树。

     她在卧室自拍,把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不少人指出,从照片中的衣柜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只眼睛。朋友认为,有坏人躲在衣柜里,其实,那是一只玩具熊。然而,从那天开始,鹿琪琪家中发生了一系列古怪的事情。

     院里的石榴树下发现了一个香烟盒,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鹿琪琪的爸爸是个桥梁工程师,常年在外地工作,鹿琪琪和鹿妈妈平时并不抽烟,那么香烟盒是从哪里来的呢?

     鹿琪琪看了一下院墙,安慰自己说,也许是别人从外面扔进来的香烟盒。

     但是,石榴树下那个被踩灭的烟蒂又该如何解释?

     接下来的一些事情让她怀疑家中闹鬼了,她常常发现家里的东西悄悄地改变了位置。例如,放在窗台上的玩具熊掉在了床下,摊开的书本却合上了,本该在抽屉里的剪刀却放在了床头柜上。卧室里的衣柜也变得异常潮湿,散发出一股腐烂阴冷的气息。鹿琪琪的胸罩上居然有昆虫产卵,密密麻麻排列成三角形状,中间还有一颗圆滚滚的大虫卵。

     鹿琪琪说:“妈呀,好恶心,洗干净了我也不穿了。”

     鹿妈妈说:“是不是壁虎的卵啊?买点樟脑球放衣柜里。”

     鹿琪琪平时喜欢侧身睡觉,蜷缩着,像一只小猫。

     有一次,她醒来后发现床单上有些污渍,仔细想想,自己一向爱整洁,昨晚回来时并没有摔跤,这些污渍是从哪里来的呢?从痕迹上看,似乎是个人形,这使得她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她睡着的时候,有个脏兮兮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她房间,还在她身边躺了下来。也许,那个神秘的人整个晚上都睡在她身边,在她醒来之前,又悄悄地离开。

     尽管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想到有个陌生人整个晚上躺在身边,仔细端详着自己熟睡的脸,想到这里,她禁不住浑身发抖。

     鹿琪琪给男朋友打电话,男朋友叫大志,正在韩国留学,大志在电话里劝她换掉门锁。

     换了锁,并且安装了防盗链之后,家中还是会发现有人入室的迹象。无奈之下,鹿琪琪只好报警,然而,警察却无能为力,表示既没有丢东西,现场也没发现可疑迹象,无法立案。

     鹿妈妈说:“对不起啊,警官,我家琪琪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老是疑神疑鬼的。”

     警官说:“你最好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

     鹿琪琪说:“我没病,家里确实进来人了,还不止一次,你们怎么就不信呢!”

     鹿琪琪的爸爸在外地工作,受了点轻伤,鹿妈妈前去探望。临行之前,叮嘱鹿琪琪不要胡思乱想,不要疑神疑鬼。如果害怕,可以把闺密叫来一起住。闺密陪着鹿琪琪住了两天,没有发生异常情况,随后就离开了。

     鹿琪琪独自在家,这天夜里,她隐约听到衣柜中发出诡异的声响,客厅里还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立刻坐起来,侧耳倾听,声音却消失了。

     她开了灯,去浴室拿了根拖把,瑟瑟发抖地检查屋子,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鹿琪琪松了一口气,为了安慰自己,她喝了几杯红酒,回到卧室迷迷糊糊睡着了。

     子夜一点左右的时候,鹿琪琪因口渴醒了,她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令她万分惊恐——黑暗之中,有个人侧身躺在她身边,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几天后,鹿妈妈回来了,家中一片狼藉,女儿不见了。

     鹿妈妈惊慌失措地到处寻找,屋内有很明显的搏斗痕迹,断裂的拖把棍子扔在地板上,客厅的鱼缸被打碎了,一道拖行血迹通向鹿琪琪的卧室。卧室里,被子掉落地上,床单也被掀开了。鹿妈妈哭喊女儿的名字,回头看到衣柜里似乎有个人,她颤巍巍地打开柜门,一具女尸坐在衣柜内,脖子拴着一根手机数据线,吊在衣柜内的横梁上,歪着头,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她。

     鹿妈妈有心脏病,看到女儿的死状,当即倒地,再也没有醒来。

     一案两命,母女双亡,离奇恐怖的案情震惊了这座城市。

     白景玉派遣特案组紧急奔赴春城,第一时间赶到了凶杀现场。

     春城警方已经对案发现场进行了细致的勘验,正在做外围的走访调查。刑侦支队高大队长向特案组做了汇报,并请示下一步的侦破工作。

     梁教授问道:“谁报的案?”

     高大队长说:“邻居,平时常常一起去买菜,见她家门开着,走到屋里看到母女俩死了。”

     包斩检查了院门,大铁门锁着,平时只开一扇小门,小门使用的是暗锁。屋门也是暗锁,还安装了防盗链,窗户有护栏,没有破坏和撬动的痕迹,目前无法判定凶手是怎样入室杀人的。

     画龙说:“凶手要么有钥匙,要么会开锁,否则怎么进来的呢?”

     苏眉说:“死者的闺密反映,案发前一段时间,死者鹿琪琪多次说家中有人潜入。”

     鹿琪琪的人际关系较为简单,23岁,刚刚大学毕业,平时只和闺密、同学联系,一起逛街、吃饭、购物。她有个男友,大学里相恋3年,目前在韩国读书进修。鹿琪琪的头部遭到钝器击打,但这不是致命伤,她死于窒息。凶手将她打晕,用枕头压在她脸上,闷死了她,然后将尸体藏入衣柜。从现场分析来看,杀人动机是谋财害命,屋内一片狼藉,抽屉柜门开着,凶手杀人后翻箱倒柜,寻找财物。经过清点损失,鹿琪琪的妈妈买的1000克金条不翼而飞。

     由于金价暴跌,很多市民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大妈们成为抢购黄金的主力,鹿琪琪的妈妈也是其中的一员,她取出存款,购买了1000克金条藏于家中。

     从现场翻动的痕迹来看,鹿琪琪妈妈是将金条藏在了客厅的墙壁里。墙壁有个洞,外面挂着一幅画,金条就藏在后面。此外,还发现了多处可疑的藏金地点,天花板上有一块石膏板是松动的,家庭影院的音箱也有打开和放置物品的痕迹。特案组推断,鹿琪琪妈妈出于安全的考虑,曾将金条多次转移地点。

     梁教授说:“凶手很有耐心,肯定找了好长时间。”

     高大队长说:“凶手戴着手套,房间里没有留下指纹。”

     包斩说:“根据尸检报告,鹿琪琪的死亡时间是子夜1点左右,到天亮之前,凶手可能一直在死者家中。”

     苏眉说:“凶手为什么不逼迫鹿琪琪说出藏金地点呢?”

     画龙说:“鹿琪琪可能也不知道她妈把金条藏哪儿了,要不就是凶手一下把她弄死了。”

     梁教授说:“鹿琪琪报过案,称自己多次发现家中有人进入,如果是真的,看来早就被贼惦记上了。”

     特案组对鹿琪琪卧室的衣柜进行了勘察,衣柜是4个一组,底部的木板完好无损,钉子牢固。大家合力移开衣柜,下面铺设的是地板砖,包斩逐一敲击,其中一块地板砖非常可疑,竟然发出空洞的声音。

     那块地板砖被轻而易举地撬了起来,大家目瞪口呆,地板砖下出现一个黑乎乎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