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全书.5 > 第四章 挖洞入室
最快更新罪全书.5 !

    <h2 class=text-title-2-ca>

     第四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b>

     挖洞入室

     </h2>

     这个女孩究竟是人是鬼?

     已经遇害的人为什么还会突然出现?

     如果鹿琪琪没有死,那么这起凶杀案的死者又是谁?

     警方开始全面调查“死者复活”的诡异事件,首先证明了一点,那个女孩的身高和体重包括发型都和死者鹿琪琪相差无几。她身上穿的白色卫衣、白色铅笔裤和马丁靴,警方在鹿琪琪的衣柜中也找到了一模一样的。

     DNA检测证实了最关键的一点,殡仪馆停尸房的死者是鹿琪琪,确认无误。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存在?

     苏眉把视频截图并做清晰放大处理,随后让鹿琪琪的亲友辨认,10个人有8个说出现在婚纱影楼里的女孩是鹿琪琪,剩下两个不敢确定,但是也没有否认。

     大志看完照片,没有回答,他的泪水说明了一切。这个失魂落魄的人变得精神恍惚,他并没有感到害怕,而是每天都在小雯子的婚纱店门前徘徊,他内心里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的女友还活着,他希望再次遇到她。

     特案组召开了紧急会议,死者的出现使警方感到迷茫,不知所措。

     高大队长说:“这个女孩,不管是人是鬼,我们都要找到她。”

     苏眉说:“如果是鬼的话,上哪儿找去?我想起一部电影,《人鬼情未了》,鹿琪琪和大志相爱至深,两人本来都要结婚了,鹿琪琪却遇害身亡,阴阳两隔,但情缘未尽,所以……婚纱影楼里又出现了另一个她。”

     画龙说:“扯淡,我更觉得是有人冒充死者鹿琪琪。”

     苏眉说:“动机呢,为什么要冒充?再说,死者的亲友可不会看走眼,一致认为就是她。”

     梁教授为了稳定军心,故作轻松地说:“这个世界上哪有鬼?真有的话,抓住一个还不发财了,最起码也能获诺贝尔奖吧,名利双收的事情,至今未见有人证实,所以大家不要多想。”

     包斩说:“不管怎样,鹿琪琪已经死了,我们抓住凶手肯定就真相大白了。”

     拨开重重迷雾,这个案子的本质就是一起入室盗窃案件,凶手的目的就是1000克金条,这本是鹿琪琪的妈妈为女儿出嫁准备的嫁妆。梁教授将警力分成三组,一组寻找那个在婚纱影楼出现的神秘女孩;一组负责查明尸源,蛇腹内的死者很可能就是凶手之一;最后一组围绕金条展开细致的调查,哪些人知道死者家中藏有金条以及金条的具体位置,同时具备打洞挖掘的技术条件,这是警方重点调查的对象。

     我国发生过很多起挖洞盗窃案件,新闻中常有报道。

     北京市丰台区,一名打工仔在自己的出租房里挖地道,潜入隔壁的烟酒商店,盗窃财物,警方在床下发现了秘密的洞口。

     成都荷花池中药材批发市场,两名嫌疑人张某和曾某用假身份证租了一间房子。此后半个月,他们放下卷帘门,开始挖地道,地道悄无声息地通过一条马路,直达马路对面的药材库房,盗窃冬虫夏草等名贵药材两百余公斤。

     武汉新洲区有一个自助银行,附近有片小树林,较为偏僻,犯罪嫌疑人李某使用铁锹、电工刀、千斤顶、撬杆、防尘口罩、胶皮手套、氧气瓶等作案工具,在小树林内挖掘地道,挖掘的泥土装袋抛弃。他用千斤顶钻出地面,进入自动取款机管理室,用焊割机对取款机进行切割时触发警报,从而被捕。

     包斩又去了一趟案发现场,鹿琪琪房间的衣柜已被搬到公安局做技术检验,房间空荡荡的,他掀开地板砖,看着那个洞发呆,随即摇了摇头。包斩来到客厅,取下墙上的一幅画,背后就是藏有金条的墙洞。洞口处墙皮的边缘齐整,里面的红砖也没有被过多破坏,应该是专业施工人员所为。

     包斩自言自语说:“这个墙洞是谁弄的呢?”

     包斩突然想到什么,快步走到院外,靠近马路的院墙上还有附近的电线杆上都贴着一些广告,诸如家政、装修、搬家、疏通下水道之类。包斩将广告上的电话号码全部抄了下来,回到局里之后,把那些电话号码输入电脑,与鹿琪琪以及鹿妈妈的通话记录做对比。

     这本是没抱多大希望的举动,包斩却意外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电话,号码属于一个专业管道疏通维修服务公司,鹿妈妈曾经拨打过这个电话,通话日期恰好是鹿妈妈购买金条的第二天。

     包斩将这一情况汇报给梁教授,梁教授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大嗓门声音:“喂,你找谁啊?这里是疏通管道的。”

     梁教授说:“我家的浴缸不下水,可能是下水道堵了,麻烦你来修一下吧。”

     梁教授和对方谈好价格,说了一个小区的名字,然后在小区路口安排了几名民警,打算等对方来了后就将其带至公安局讯问。半小时后,一辆破旧的机动三轮车停在小区门口,车身上写着“通马桶、下水道”的字样,两个穿破旧迷彩服的民工从车上下来了。

     民警亮明身份,要求他们去公安局协助警方调查。

     两个民工面露惊慌,用眼神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个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李臭嘴,快点跑啊,那件事谁也别说,跑快点,咱就在上回喝酒的那地方见面。”

     另一名叫李臭嘴的民工愣住了,一头雾水,向着同伙逃跑的背影问道:“强子,咱的三轮车咋办?还有车上的家伙,都不要了啊?”

     强子沿路飞奔,头也不回,李臭嘴想跑,但是被民警拧着胳膊控制住了。

     两个疏通下水道的民工,一个叫李臭嘴,一个叫强子。

     强子看到民警就跑,说明心中有鬼,极有可能和这起挖洞入室杀人案有关。

     几名民警紧追不舍,强子跑得飞快,他拐进一条小巷,那是一条死胡同,民警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心想,这下你小子跑不掉了。民警歇了口气,继续追捕,小巷里只有几户人家,房门紧闭,尽头处有个垃圾桶,民警四处搜寻,然而眼前的这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垃圾桶是唯一遮挡视线的地方,大家走过去,垃圾桶后面没有人,地面的一个下水井盖被掀开了。

     强子钻进了下水道,民警实在是没有勇气下去搜索,下水口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里面情况不明,不知道强子有没有携带武器。民警们只好守株待兔,向特案组和高大队长汇报。

     高大队长下令搜索下水道,务必抓住犯罪嫌疑人。

     几名勇敢的警察和一只警犬组成了一个搜索小队,他们从强子下去的井口进入,下水道里污秽遍地,空间狭小,只能弯腰而行。下水道的墙壁上,有些地方长满了畸形的菌,渗出疱疮似的脓水,城市的排泄物汇聚在这里。搜索小组呼吸着令人作呕的浊臭,这些臭味足以令人窒息。搜索小组的队员感到头晕目眩,他们前行不久,就回到了地面上。

     城市的下水道四通八达,难以确认犯罪嫌疑人的具体方位,每一个下水井口,都可能是他钻出来的出口。高大队长调集了众多警力,对周围街道进行严密布控。与此同时,特案组对李臭嘴进行了突击审讯。

     李臭嘴相貌憨厚,皮肤黝黑,看上去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事后调查得知,他在4岁时掉进了村里的粪坑,捞起来后口鼻出血,在医院治疗了半年多身体才逐渐恢复,从此反应迟钝,智商不高,小学三年级就弃学回家。此后,在外流浪过几年,有过盗窃前科,他修理过自行车,做过木工学徒,在火车站装卸煤炭时认识了强子,经过介绍,跟着强子一起干起了疏通下水道的零活儿。此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吃,经常边走边嗑瓜子,或者拿着一只烧鸡腿边走边啃。

     梁教授问:“姓名?”

     李臭嘴说:“他们都叫我李臭嘴。”

     苏眉说:“你怎么叫这名呀?”

     李臭嘴说:“你闻闻。”他说完后张开嘴巴,哈了一口气,口臭味熏得苏眉捂嘴作呕。

     画龙说:“哎哟,你也刷刷牙,滚远点,别离我这么近说话。”

     李臭嘴嘿嘿地笑了起来。

     包斩说:“强子是个好人,他跑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你‘谁也别说’,他不让你说什么啊?”

     李臭嘴说:“就是偷金条的事,强子哥对我是真不错,他不让我说是为我好。”

     梁教授说:“我看你智商有问题,你肯定记不住你和强子上次喝酒在什么地方,对不对?”

     李臭嘴有点气恼,歪着头拧着脖子说道:“我可不蠢,上回喝酒是在双桥路‘肥姐烧烤’大排档。”

     当天晚上,警方在“肥姐烧烤”大排档秘密布置警力,犯罪嫌疑人强子刚一露头,就被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