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全书.5 > 第十二章 强迫症者
最快更新罪全书.5 !

    <h2 class=text-title-2-ca>

     第十二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b>

     强迫症者

     </h2>

     凶手和死者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将人乱刀捅死之后,还跑到公安局停尸房再补一刀。

     55处伤口都是同一把刀造成的,55刀有什么特殊含义?

     特案组请教了一位心理学专家,专家称,关键的应该是第54刀,这个对凶手来说至关重要,所以甘冒风险又补一刀,凶手可能患有严重的强迫症,确切地说是强迫症中的“数字恐惧症”。

     这听起来有点荒谬,有的人会对某个数字感到特别恐惧。

     一个女孩遇到了诡异事件。她总是梦到自己在午夜12点走过院子,站在门口,胡同里有个黑影看着她。有一天,女孩决定去胡同里看看,她半夜12点走出家门,胡同里没有人,只有冷风吹过,她站在那个人站的位置,回头一看,禁不住头皮发麻,有个人站在院门口正看着她,然后关上了门。

     从此以后,女孩对12这个数字留下了心理阴影,以致影响了生活,后来发展到只要遇到和12有关的东西,她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内心极度不安,精神紧张,唯恐有什么灾难来临。

     一名37岁的英国男子名叫盖里斯·斯莱特,患有一种罕见的“数字恐惧症”,他一听到数字2和4就害怕得要命,有时甚至连话也讲不出来。尽管接受专家治疗后状况有所改善,但盖里斯仍然不敢在下午2点或4点和别人见面约会,仍然不敢看英国BBC2台和第4台的电视,仍然不敢购买价格标签上带2或4的货品。

     专家说:“其实,每个人都有数字恐惧症,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画龙说:“我怎么没有?”

     胡远晴说:“我就没有害怕过什么。”

     专家说:“很多人都对4特别忌讳,国外的电梯没有13层,司机选择车牌号码的时候会避免120。人都有趋吉避凶的心理,就连我们国家举办的奥运会开幕式还选择在8月8日开幕。”

     包斩说:“我对7比较敏感,我在警校成绩最差的时候是全班第7名,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印象深刻。”

     苏眉说:“小包,你可真是学霸,第7名都不满足。”

     专家说:“数字就是人生的密码,我们的存款是一排数字,我们的年龄、心爱的人的生日、家人的电话号码,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是一串数字。”

     梁教授说:“凶手特别忌讳54,觉得这个数字与‘我死’谐音,所以跑到公安局又刺一刀?”

     专家说:“我只提供心理咨询,破案是你们警察的事,我不敢妄下结论。”

     梁教授说:“你的病人中有没有患有这种心理疾病的,我需要你提供一份名单。”

     专家说:“有个病人接受过我的心理辅导,他就患有数字4恐惧症,他炒鸡蛋的时候,从来不放4个鸡蛋。别人找他4块钱,他会再买点东西。关电脑时,如果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和4有关,例如,05:14、15:54,他就会紧张、恐惧。他只能眼睁睁地等着时间流逝,看着晦气的数字消失后,才会关掉电脑。数字恐惧症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生活。”

     梁教授说:“这个病人现在在哪里?”

     专家说:“他现在应该在精神病院里。”

     验尸报告显示,死者刚刚理过发,这条线索引起了特案组的高度重视。

     特案组要求蓉城警方调集众多警力,对全市所有的发廊和美容美发店进行走访。死者留的是寸头,几乎所有理发店都会剪这种发型,所以摸排难度不小。每个参与办案的人都负责一片区域,画龙和胡远晴一组,包斩和苏眉一组,对案发地点附近的发廊做重点调查。

     尸体是在府南河发现的,河的两岸各有一排发廊,在夜晚亮着暧昧的红色灯光。

     画龙走进一家发廊,门里坐着个穿丝袜的中年熟妇,用东北话问道:“大兄弟,打炮不?”

     画龙拿出死者照片,说:“不打,你见过这个人吗?”

     中年熟妇看了一眼照片说:“你做个大保健,要不就打个飞机,我才告诉你。”

     胡远晴走进来,说道:“用不着你给他打飞机,我们是警察,你老老实实回答。”

     中年熟妇撇嘴说:“没见过。”

     包斩和苏眉也遇到了同样的尴尬,那些发廊根本不理发,而是一些色情场所。

     调查到第三天的时候,案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蓉城市西郊的一个理发店的师傅认出了死者。这个理发店位于西郊老街,两扇破旧的玻璃门上写着“剃头”“刮脸”字样,路边栽种着一些高大的梧桐树,理发店的毛巾和旁边洗车铺的拖把都挂在树枝上。

     根据理发店师傅的描述,死者很可能患有精神病。

     当时,理发店师傅蹲在门前修理电动车,看到一个年轻人把街上的井盖掀了起来,抬头喊了一句:“我在做梦。”然后就跳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从下水井里爬出来,他自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径直走过来,对理发店师傅说:“你能看见我吗?”

     理发店师傅愣住了,说:“能看见啊。”

     年轻人自言自语说:“奇怪,我在做梦啊,在梦里,我是会隐身的。”

     理发店师傅说:“你没病吧?”

     年轻人说:“我理发,我醒了后看看自己的头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理发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他系着理发围布,打着鼾,似乎好久没睡觉了。醒了后,他伸了个懒腰,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年轻人说:“大爷,如果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梦,想做什么梦就做什么梦,你想梦到什么?”

     理发店师傅摇摇头说:“没想过。”

     年轻人说:“好吧,换一个简单的问题,大爷,如果你可以隐身,你会做什么?”

     这个问题在网上也可以看到,大家的回答五花八门,女生的答案往往和心爱的人有关,男生的答案很邪恶,大多是选择悄悄地去银行拿钱,或者和美女做爱。

     理发店师傅的回答是:“小伙子,你要是没带钱的话,就算了。”

     年轻人笑了,说道:“大爷,你觉得我是神经病啊,不用怕,我是正常人。我只是比正常人多了一项技能,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梦,想做什么梦就做什么梦。刚才我睡了多长时间,5分钟还是10分钟?其实我在梦里过了1年,我先是隐身上了飞机,劫持了这飞机,飞机上那些漂亮的空姐都成了我的女奴,那些乘客是我的劳力。我有一座城堡,在一个岛上,我是这座岛的主人。这一年,我去全世界抢了不少美女,春节晚会看过吧,我只要看一眼电视机,就能把电视里那主持人抢过来,还有日本的学生妹,韩国的女明星什么的,都是我的。别觉得我没钱,笑话,我把钻石、玛瑙都铺在我的游泳池里,我城堡地面的砖都是黄金做的。”

     理发店师傅解开围布,抖了几下,说道:“理完了,10块钱。”

     理发店师傅对这个年轻人印象深刻,所以对警方描述的时候,基本还原了当时的情况。警方分析认为,这个年轻人很可能是个精神病患者,分不清自己是醒着还是在梦里。然而警方跑遍了市内的精神病院,依然没有搞清楚他的真实身份。

     特案组在精神病院里见到了那名“数字恐惧症”患者,该患者一直在住院接受治疗,他听完案情之后,说道:“这个肯定不是我这种病人干的,如果是我,根本就不会去捅第4刀。”

     精神病院的会议室里,一名姓郝的医生接待了包斩、画龙、苏眉、胡远晴四人。外面天气阴沉,会议室的电子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令人昏昏欲睡。郝医生看了一眼死者的照片,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包斩说:“你们这里有没有一种精神病患者,总是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苏眉说:“这种病人认为,梦是可以控制的,真是太神奇了。”

     郝医生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确实可以控制,但控制不好的话,就会走火入魔,精神错乱。”

     画龙说:“我好久没做过梦了。”

     胡远晴对画龙说:“我昨晚梦见你了,梦见我们……”

     画龙说:“什么?”

     胡远晴说:“梦见我们接吻了。”

     画龙没有说话,咳了两声,气氛有点尴尬。

     郝医生看着包斩,眼神中透着一丝诡异,他说:“你在梦里可以为所欲为,做什么都可以。”

     包斩说:“哦,的确是这么回事。”

     郝医生说:“我们现在就是在梦里。”

     包斩疑惑地说:“怎么确定我们现在是在梦里,这和真的一样。”

     郝医生指着窗口说:“这里是三楼,你跳下去试试。”

     包斩说:“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敢跳楼。”

     郝医生指了指苏眉,说道:“你可以亲吻这位女士。”

     大家识趣地走了出去,会议室里只剩下苏眉笑吟吟地看着包斩,然后闭上了眼睛,眉毛弯弯,吐气如兰。包斩鼓足勇气,吞吞吐吐地说:“小眉,我好喜欢你……我不敢,我……可以吗?”苏眉的脸红了,樱唇欲启,如同玫瑰花瓣,娇艳动人。

     包斩将苏眉拥入怀中,就在即将吻到她的时候,梦醒了。

     包斩抬起头,郝医生依旧在讲解控梦的理论,画龙、胡远晴、苏眉3人都有点惊愕地看着他。包斩因为工作太累了,居然在会议室里睡了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