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全书.5 > 第十七章 指奸恶魔
最快更新罪全书.5 !

    <h2 class=text-title-2-ca>

     第十七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b>

     指奸恶魔

     </h2>

     恋童癖者和一般色狼是有区别的,色狼往往随机选择目标,恋童癖者长期关注受害人。

     糖宝儿QQ空间里的那个黑衣男人会不会就是凶手呢?那句说说中的“又”字,说明此人不止一次暗中监视过糖宝儿。

     水库碎尸案发生后,仅仅过了3天,县城区防疫站家属院发生一起猥亵少女案件,根据受害人描述,作案者穿一身黑衣,这引起了特案组的高度重视。

     受害人只有10岁,警方安抚了这个受惊的小女孩,情绪稳定后,她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傍晚时分,小女孩从家属院走出来,独自去街上的商店买辣条。辣条是全国学校门口小超市销量第一的零食,5毛钱一袋,很多孩子都爱吃。回来时,天已经黑了。家属院里长着很高的杨树,空地上还种着一些蔬菜,小女孩路过一个偏僻的楼道,有个穿一身黑衣服的男人从楼道里快步走过来,猛地拽住她的衣服,把她拽到黑漆漆的楼道里。

     黑衣男人说:“你把手举起来,我给你量量衣服。”

     小女孩不解其意,乖乖地举起手来,黑衣男人从后面抱住她,一阵乱摸。

     小女孩也意识到这样做不好,怯怯地说:“我姥姥要是知道了,会打我。”

     黑衣男人停下来,嘿嘿笑了,随即把小女孩抱起来。

     胡子扎疼了小女孩,她哭了起来。

     黑衣男人说:“别哭,再哭我杀你全家,我知道你家在哪儿”。

     小女孩说:“我给你吃辣条,好不好?你让我走,我还得回家看电视呢。”

     这时,楼道里传来脚步声,有人下楼,黑衣男人侧耳倾听,随即恶狠狠地将女孩摔倒在地,女孩身上多处摔伤,门牙也磕掉了。那男人拉上裤子拉链,慌忙逃走。空洞漆黑的楼道里只剩下无助的小女孩,女孩忍着疼,整理了下衣服,把凌乱的头发挽到耳后。回到家后,小女孩惊魂未定,就连喜欢的辣条都没吃,晚上也没吃饭,早早就睡觉了。第二天,父母发现女孩的门牙掉了,询问事由,小女孩就讲了这事,愤怒的家人随即报警。

     小女孩年龄尚小,无法准确描述出这名男子的体貌特征,只是大概地说,此人比她爸爸的年龄要大,有点胖,个子不高,皮肤很黑,他的胡子有点鱼腥味。

     包斩问道:“那人的胡子是什么样的?”

     小女孩说:“就是有胡子啊。”

     苏眉从手机里找到几种胡子的造型,让小女孩辨认,小女孩指了指络腮胡子的图片。

     画龙说:“孩子,我们会帮你抓到坏人的,你不要怕。”

     包斩细心地问道:“那人还对你做过什么事情吗?”

     小女孩面露惊恐,眼光呆滞,摇了摇头,却下意识地用手挡住腹部。经过大家耐心劝说,小女孩透露出一个细节,那个男人在猥亵过程中,曾经把手伸进女孩的裤子里,抠破了她的下身,还舔了下沾血的手指,说了句“甜丝丝的”。父母为孩子将来的名节着想,对警方隐瞒了此事。

     特案组调集警力对家属院以及周边的居民区进行了走访,寻找目击者,排查是否还有其他受害人。很多强奸猥亵案件,受害人出于种种担心,认为遭到性侵犯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所以大都选择忍辱负重,不会报案,甚至不敢告诉家人。这为警方的排查工作带来了难度,梁教授分析认为,此人在公共场所做出种种变态的猥亵行为,肯定不是第一次作案,很可能有犯罪前科。经过核查当地公安机关的案底资料,一名嫌疑人进入警方视线。

     此人姓张,外号脏胡子,因在小学公厕猥亵一名未成年女孩而入狱,刑满后再次犯案,屡教不改,居然对自己不到10岁的外甥女暗下毒手,幸好强奸未遂,因此再次入狱,去年刚刚刑满释放。他的个头不高,又黑又胖,留着络腮胡子,光棍一个,平日里贩鱼为生,非常符合犯罪嫌疑人的特征。

     特案组决定传唤脏胡子到公安局,然后让那小女孩进行辨认。在居委会主任的带领下,画龙、包斩、苏眉三人和两名警察找到了脏胡子的家。

     院门紧闭,敲门不应,不知道家中是否有人。一名警察翻墙进去,打开院门,众人悄悄地走到屋前,从窗口向里偷窥。屋里停着一辆摩托车,后座上绑着贩鱼的铁皮槽子,墙角有电鱼用的竹竿和鱼篓。

     屋里的电视机开着,声音很大,正在播放少儿电视剧《巴啦啦小魔仙》,一个男人背对着窗口坐在小马扎上看电视,他上身穿着黑色中山装,下身的裤腰带是解开的,他竟然在对着少儿电视剧自慰。

     画龙等人把脏胡子带至公安局讯问,此人被公安机关处理过两次,有较强的反审讯经验。

     画龙说:“你这算是三进宫了吧,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吧?”

     脏胡子说:“我知道,电鱼是违法的,我以后不电鱼了。”

     包斩说:“别装糊涂,我们不会因为电鱼这样的小事找你的。”

     画龙说:“你电鱼,我们光不管,就问你还干了什么犯法的事。”

     脏胡子说:“你说的是诈金花?我玩得不大,不算赌博。”

     苏眉骂道:“你这个变态,都多大年纪了还看少儿电视剧,还一边看一边……”

     脏胡子说:“我没媳妇,这又不犯法。”

     包斩说:“你都去哪儿电鱼,去过南关水库吗?”

     脏胡子说:“我最近没去水库,都是去河里逮鳝鱼。”

     画龙说:“那你去过防疫站家属院吧?”

     脏胡子说:“没有,这个绝对没有。”

     审讯室外面,梁教授对那名被猥亵的小女孩说:“你仔细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小女孩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她认出脏胡子正是那天在楼道里对她进行侵犯的坏人。

     脏胡子起初百般抵赖,声称小女孩看错了人,自己没有猥亵行为,审讯多次后,脏胡子才承认了自己猥亵小女孩的犯罪事实,但是他对奸杀糖宝儿一案拒不承认。警方也在外围进行了调查,糖宝儿失踪当天,脏胡子和狐朋狗友一直在家聚赌,玩了一个通宵,并不具备作案时间,特案组初步排除了他的作案嫌疑。

     几天后,脏胡子竟然主动提出要和特案组谈一谈,他想戴罪立功,争取宽大处理,声称自己只要看看案卷资料就可以帮忙找到真凶。

     画龙说:“扯淡,咱们可不需要他帮忙破案,一个罪犯竟然把自己当成福尔摩斯了。”

     苏眉说:“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只是那些案卷资料给他看是否合适呢?”

     梁教授说:“凶手是一个恋童癖者,什么样的人最了解恋童癖者呢?”

     包斩说:“另一个恋童癖者!”

     梁教授说:“我想起了一部电影,《沉默的羔羊》。”

     《沉默的羔羊》是一部经典的惊悚凶杀类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城市接连发生命案,凶手专剥女性的皮,警方一筹莫展,决定去监狱里请教食人魔汉尼拔博士,以此获取凶手的心理行为资料来帮助破案。

     特案组和覆水县警方研究了一下,决定接受脏胡子的帮助,也许他能打开案件突破口。

     脏胡子首先看了一下糖宝儿的照片,他的眼神直勾勾的,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

     照片上的糖宝儿穿着牛仔背带短裤,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卡通T恤,裸露着细长白嫩的双腿,扎着双马尾辫,留着齐刘海,脸像洋娃娃一样可爱,小嘴边还带着俏皮的微笑。

     脏胡子想要用手触摸照片,画龙敲敲桌子说:“只许看,不许动”。

     一名警察帮忙将案卷资料的复印件摊开放在桌上,脏胡子问道:“怎么弄死的?”

     苏眉说:“看不懂尸检报告?上面不写着吗,这女孩被人下药了,药量过多导致死亡。”

     脏胡子说:“吃药了啊,可惜了。”他摇头叹气,似乎在为糖宝儿的死亡感到惋惜。

     脏胡子说:“要是我,绝对不会给她吃药,跟死狗似的有什么意思?”

     包斩说:“那你会怎么样?”

     脏胡子说:“我会看着这女娃的脸,她越疼,我就越高兴。”

     苏眉说:“你这个变态,我好想打你。”

     脏胡子唉声叹气,不忍心再看尸体照片,他对包裹尸体的床单、被罩以及一条用于捆扎的布带产生了兴趣,梁教授示意给他一支烟。脏胡子抽着烟,盯着照片,仔细思索着什么,突然他的手抖了一下,一截很长的烟灰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