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全书.5 > 第二十二章 绳套陷阱
最快更新罪全书.5 !

    <h2 class=text-title-2-ca>

     第二十二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b>

     绳套陷阱

     </h2>

     林中的那片沙地是最容易暴露行踪的地方,很显然,凶手也意识到了这点。沙地上有树叶拂过的痕迹,仔细辨认可以发现这是竹叶留下的,然而周围的竹子距离痕迹的位置较远,这说明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凶手当时身上绑着竹叶,埋伏在这片竹林里。

     包斩说:“当时,凶手很有可能穿的是白色的衣服。”

     陈处长说:“神了,你怎么知道凶手穿的什么衣服?”

     如果凶手当时穿的是绿色或者黑色的衣服,那么在夜里也没必要使用树叶进行伪装。凶手的衣服即使在夜里也很醒目,所以他把竹叶绑在了自己身上。包斩因此推理分析,凶手很有可能穿的是白色的衣服。

     特案组感觉这次遇到了真正的对手,一个懂得伪装和埋伏的凶手。

     很多刑事案例中,狡猾的凶犯都会伪装自己。例如,轰动一时的黑龙江鹤岗抢劫矿区工资款案,其中一名凶犯戴着假发,男扮女装,以此迷惑警方。张君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张君和情妇在武汉武广商场开火锅店,长期观察附近的金店,用来掩护抢劫金店的行动。

     梁教授说:“这个案子有意思,凶手身上绑着竹叶,埋伏在竹林里,用最原始的绳套陷阱杀人,抢走了一把假枪。”

     包斩说:“凶手明明知道不可能有人背着真枪走在路上,并且死者还穿着日本兵的衣服,当地人一眼就能看出死者是个演员,凶手知道是假枪,还杀人抢夺,这是为什么?”

     画龙说:“凶手很可能具有将道具枪改装成真枪的能力。”

     陈处长说:“有这能力干吗不去抢劫哨兵的真枪?我们省内曾经发生了几起抢劫哨兵枪支的案子,不过,哨兵的枪内一般没有子弹,或者两人一组,实行枪弹分离。”

     苏眉说:“凶手制作陷阱需要时间,如果被任何一个过路人踩中,怎么办?”

     陈处长说:“我们在现场发现凶手制作了两个绳套陷阱,距离不远。”

     包斩说:“死者总会踩上一个。”

     梁教授说:“很不幸,死者同时踩中了两个陷阱。”

     根据物体受力原理,用力拉扯人体时,人体最薄弱的组织易撕裂。就像五马分尸,当五匹马拉扯时,两只上肢和头部会先被扯掉,剩下的就是两条腿和躯干了。当一条腿扯掉时,另一条腿就和躯干在一起,无法分离了。

     特案组认为,首先得确定两点,才能分析出凶手的身份。

     一、是凶手临时起意随机杀人还是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谋杀,目的是不是抢夺枪支?

     二、这个绳套陷阱是如何制作的?

     梁教授布置了任务,他让画龙、包斩、苏眉、陈处长四人在竹林里各制作一个绳套陷阱。

     梁教授说:“这是你们的作业,必须认真完成,我会打分的。还有,你们不许抄袭,必须靠自己来完成。”

     苏眉制作的陷阱是零分,她的力气不足以拉弯一根竹子,也懒得去想别的省力方法。她心里一直想要演戏,客串个角色,所以她索性放弃制作,给大胡子导演打了个电话,然后去了导演所在的酒店房间进行面试。

     大胡子导演正和一个年轻的烟火师商议拍摄计划,房间里居然放着一整箱避孕套。

     烟火师向苏眉解释说:“这些都是拍戏的道具,不要多想啦。”

     战争戏中,有人中弹,胸前血如泉涌,这是血包和血包上的爆破装置引发的效果。

     血包的材料有两种——塑料袋和避孕套,现在国内和国外最通用的都是避孕套。避孕套薄而有韧性,破了之后内部压力会自动将血挤出来,效果比较真实、震撼。爆破装置也有多种,比较常见的叫药头,比火柴头大一点。通过这两种道具,就可实现中弹流血的真实效果。

     苏眉问道:“那踩中地雷是怎么拍的?你能帮我制作一个绳套陷阱吗?这是我的工作。”

     烟火师有点娘娘腔,他捏着兰花指说:“这个……我可不会哦,抱歉,没时间。”

     大胡子导演说:“谦虚什么,大型爆破他都擅长,更何况做个陷阱。”

     烟火师告辞后,大胡子导演问苏眉:“你都擅长什么才艺?”

     苏眉说:“我会外语,唱歌跳舞都行。”

     大胡子导演说:“我这里正好有个艺伎的角色,你要是会日语的话,可以试一下。”

     苏眉说:“让我演日本艺伎啊,艺伎就是慰安妇吧。”

     大胡子导演说:“是啊,我们先试试戏,这个角色有场床戏,不过我这里没有卫生巾。”

     抗日剧中有一些床戏,一般是鬼子糟蹋乡下大闺女,或者日本军官强奸艺伎。男演员在演床戏或强奸戏时,都用卫生巾贴着下面,免得因勃起而尴尬。

     苏眉穿着黑蓝色职业低胸装,玫瑰色的唇彩显得冷艳娇媚,浅黄色丝巾系在颈间增添了一抹优雅,腿上依然是黑色丝袜,高跟鞋衬托出纤细的脚踝和修长的美腿。临来之前,她还特意洒了香水,这种香水是一个法国的调香师朋友教她配制的。

     导演的演技不错,面对气质如兰的苏眉如饿虎般扑了上去,他伸出舌头想要强吻苏眉。

     苏眉左躲右闪,有些惊慌,但根据剧情只能装作娇羞地喊了一声“不要呀”,自己扑哧笑了。

     大胡子导演停下来,说道:“你不能笑场啊,我们再来一遍。”

     苏眉说:“导演,你不会假戏真做吧?”

     导演再次扑了上去,将苏眉压在身下,双手上下游走,试着解开苏眉的衣服,他喘着粗气吼道:“小浪蹄子,你来试戏不就是想要我潜规则你吗,还装什么呢!”

     苏眉急了,装作顺从,央求导演先戴上避孕套。

     大胡子导演站起来,苏眉一脚踢在他的裤裆处,转身就跑。

     回到竹林,画龙等人的绳套陷阱已经完成。苏眉担心大家笑她,所以没有把导演非礼她的事情告诉别人。包斩和陈处长制作的陷阱只能捕捉野兔、山鸡等小型动物,画龙的陷阱最完美,毕竟他身为武警教官,受过专业训练。

     凶手制作的是略微复杂的平台陷阱,适用于捕捉大型动物,如鹿、熊、野猪等。

     绳套陷阱设置在动物的足迹沿线最为合适,具体方法是先制造钩形扳机,可以采用树的天然枝杈,用刀将树木或者竹子底部砍出V字槽口,从而组合成钩形扳机。绳子的上端拴在具有弹性的树上,使之绷紧弯曲,末端连接扳机,活结绳套放置在地上,用青草覆盖伪装,动物踩在上面就会自动触发机关,自身的体重会使得扳机从平衡槽口上脱落,动物的腿被牢牢套住,进而被吊离地面。

     梁教授表扬了画龙,对他的作业给予了高度评价。

     画龙谦虚地说:“凶手其实更高明,凶手制作的陷阱还添加了一个牵引装置,那玩意儿我可不会。凶手能够手动控制,当有人踩在陷阱上的时候,凶手使用牵引装置触发机关,这样能自由选择目标。”

     梁教授点点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武警教官都做不出来的陷阱,什么人能做得出?”

     包斩说:“能够制作这种陷阱的人并不多。”

     梁教授说:“这个案子,咱们警察可能管不了。”

     陈处长说:“不是吧,还有警察管不了的案子?”

     梁教授说:“你应该汇报给当地人民武装部的首长。”

     陈处长说:“有这么严重吗?”

     梁教授说:“凶手可能是一个当兵的,起码是野战特种部队的军人。”陈处长感觉此事非同小可,立即拨通了当地人民武装部刘部长的电话。

     刘部长说道:“你们有什么证据?”

     陈处长说:“我们认为,这种陷阱目前只有野战部队的特种兵才会制作,并且这个凶手还懂得使用树叶对自己进行伪装。凶手明知道是道具枪,还杀人抢夺,这也说明他具备改装枪支的能力。所以,我们综合分析,凶手极有可能是个野战特种兵。”

     刘部长说:“你们有证据,我们才能配合调查,没证据,只靠分析,那怎么行?”

     陈处长说:“咱们市有逃兵没?或者其他违法乱纪的军人?”

     刘部长说:“这是军事机密,我这里倒是有咱们市所有现役军人和退伍军人的名单,但是这份名单不能给你看,我也不方便透露,至少得上级批准,希望你理解。”

     陈处长说:“你帮帮忙,咱们市野战特种部队的军人并不多。”

     刘部长说:“现役军人不归你们警察管。”

     陈处长说:“那退伍的呢?”

     刘部长说:“倒是有一个刚刚退役的特种兵,因为自家的祖坟被政府平了,家里的门市房也被强拆,有点闹情绪,把镇政府领导打了,还拦截火车闹事,不过已经处理完了。”

     陈处长说:“那这个人有没有报复社会的倾向?”

     刘部长说:“报复社会我看倒未必,小伙子就是想不开,说过一些过激的话。”

     陈处长说:“什么话?”

     刘部长说:“他说——我在外面当兵报国,家里的祖坟却被平了,家也被拆了,我保家卫国有什么用?”

     经过调查,这个退役特种兵并不具备作案时间。案发时,他还在拘留所里。

     苏眉说:“我倒是觉得有一个人很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