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全书.5 > 第二十八章 民间表演
最快更新罪全书.5 !

    <h2 class=text-title-2-ca>

     第二十八章

     </h2>

     <h2 class=text-title-2-cb>

     民间表演

     </h2>

     隆冬时节,大帐篷里并不冷,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散发出臭烘烘的燥热,观众大多是乡下游手好闲的男人,他们坐在几排垫着砖头的长木板上,抽着烟,吐着痰,看得津津有味。画龙等人买票进去的时候,演出已经接近尾声,压轴好戏即将开始。

     一个小丑站在台上喷火,一个女孩边跳边脱衣服。

     主持人出现了,在台上煽情地说着什么,观众大声鼓掌起哄。

     包斩说:“好嘛,正赶上人家这草台班子十周年庆典。”

     苏眉说:“我很期待,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绝活啊。”

     小协警说:“我不太想看跳舞的了。”

     画龙说:“哈哈,小老弟,你害羞啊?”

     小协警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主持人扯着喉咙喊道:“下面欢迎两位美女,大冰和小五,为大家表演奇女十八招,这不是魔术,也不是杂技,这是让你们大开眼界的绝活,这是本次下乡慰问群众演出的压轴好戏。”

     两个女孩从幕后出来了,都穿着白毛衣,下身是红色的毛呢裙子,脚上是过膝的长靴,靴子有着皮革制品特有的死板和皱褶。两个女孩都化着很浓的妆,黑眼圈,猩红的嘴唇,戴着夸张的又大又圆的塑料彩色耳环。

     两个女孩用话筒先来了一段自我介绍,那个叫小五的女孩又瘦又小,叫大冰的女孩有点胖,身上的白毛衣很紧,显得肚子圆滚滚的,毛衣的袖子和腋下宽大,双臂展开,形似蝙蝠。

     音乐响起,大冰和小五激情艳舞,她们随着音乐节奏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热身过后,真正的表演开始。

     画龙说:“差不多了,小老弟,你跟我上。”

     小协警语无伦次地说:“我……不太好吧,这么多人看着……要不,等她们……”

     画龙拽着小协警跳上台,怒斥两个女孩,让她们停止色情表演,接着掏出警官证件给台下的观众看了一下,观众纷纷向外跑,包斩和苏眉忙着疏散观众,防止踩踏事故发生。

     画龙等人说明来意,表示自己并非为扫黄而来。

     歌舞团负责人愿意配合警方调查,经过了解,死者张静在失踪的前一天曾与歌舞团人员发生冲突,双方厮打成一团,张静威胁要报警,最终,歌舞团方面赔钱了事。次日凌晨5点多,天还没亮,歌舞团的帐篷门口吊着一盏节能灯,大冰和小五借着灯光看到张静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公交牌下面,两个女孩吓了一跳,还以为见到了鬼,仔细分辨,才认出原来是白天吵架的那个女人。

     这是目击者最后一次见到死者,张静背着一个挎包,戴着帽子,看上去像是要出远门。

     老婆半夜离家出走,刘伟当时还在睡觉,失踪几天后他也没有报警,这些反常行为引起了特案组的警觉。再三询问,刘伟欲言又止,犹豫过后告诉特案组,张静可能是去上访了。

     五年前,他们有过一个儿子,因为患有肺结核在省城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后死亡,张静认为这是属于医疗事故的非正常死亡,医院方面觉得没有过失,双方各执一词。正常途径未能解决纠纷,张静开始到省政府上访,打横幅、睡大街、堵大门,依旧没有解决问题,张静三番五次进京上访,但每次都无功而返,被截访人员遣送回来。

     刘伟说:“我劝婆娘不要去了,没用的,胳膊拧不过大腿。”

     画龙说:“你怎么不跟你老婆一起去上访?”

     刘伟说:“我去过,把我拘留了,我就不敢再去了。”

     苏眉说:“张静上访,为什么要在天没亮的时候,偷偷摸摸地出发,居然连你都不告诉?”

     刘伟说:“有截访的,被发现就去不成了。”

     特案组感到事态严重,这起案子的复杂性超出了想象。

     梁教授部署了新的工作任务,画龙和苏眉前往省城医院,调查张静与医院的纠纷,包斩与小协警冒充刘伟的家人,陪同刘伟进京上访,了解死者张静上访期间的行踪。

     刘伟胆小懦弱,担心上访会被抓、被打,所以不太愿意配合。

     包斩好不容易做通了刘伟的思想工作,临行之前,刘伟却又犹豫了。

     刘伟说:“我家娃儿死了,我婆娘去讨个说法,结果又被人害死了,我能活着回来吗?”

     包斩说:“拿出你用斧子砍自己胳膊的勇气来,再说,还有我们两个警察陪着你,怕什么。”

     几天后,张静的丧葬事宜料理完毕,包斩和小协警换了便装,陪同刘伟一起上路了。包斩三人顺利到京,作为第一历史名城,政治和文化的中心,繁华的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某车站附近的一个村庄聚集着全国各地的上访人员,各种各样一个村庄的苦难相互为邻,形成了一个“上访村”。这附近的平房几乎全部都是没有营业执照的黑旅馆,极其简陋,每晚只要几块钱,可谓是全国最低价。即便如此,也有不少上访人员没钱住宿,他们在围墙下和胡同里,用捡来的纸壳和塑料布搭建了简陋的窝棚。

     包斩三人拿着张静的照片到处询问,得到的信息令人振奋,有个旅馆的老板证实,张静曾经来过,但是去向不明。

     第二天,包斩三人前往国家信访接待站,这也是张静必然要来的地方。

     进入登记大厅的一百米路程中,包斩三人遭遇了截访者的几道盘查。刘伟刚一开口,十几个和他说着相同方言的人立即冲了过来,其中一人衣服上戴有某地“驻京办”的胸牌,一下子就拧住了刘伟的胳膊,其他人也控制住了包斩和小协警,将他们推上了一辆白色依维柯。

     包斩三人坐在后座,车上有几个身穿“特勤”制服的人,都戴着钢盔,神情严肃。

     一个特勤队长模样的人,手里拿着金属探测器,让包斩三人把手机和身份证都交出来。

     小协警问道:“你们是谁?”

     特勤队长面无表情地回答:“无可奉告。”

     刘伟说:“你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

     队长依旧说:“无可奉告。”

     包斩忍无可忍,说道:“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放我们下去。”

     一个特勤警告道:“都给我安分一点,不安分你就是个死。”

     包斩刚想要说什么,队长怒不可遏,猛击一拳打在他的嘴巴上,包斩的嘴角流出鲜血,门牙掉了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