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七百一十九章:汇合
最快更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夔门太山庙一带的地势高处,这里原本该是山岭地区的地形,泛滥崩腾的江水硬是淹没出了一块又一块湖中岛,惊涛骇浪不断上涌吞没着剩余的陆地面积,可以预见再过一段时间这里将成为与千万年前如出一辙的汪洋之地。

     黑云中机翼划破狂风暴雨,巨大的影子在雷光中降落,像是某种猛兽裹挟着风雷向大地扑击,也只有斯莱普尼尔的机师有胆子在这种苛刻的天气环境以及地利下降落,黢黑的起降轮被雨水打湿折射着雷光,在触地的瞬间整个机身猛烈震动简直就像散架的前兆。

     速度还尚未彻底减下来,作为跑道的岛屿已经快要看到尽头的悬崖以及拍击崖壁跃起的怒涛了,惊心动魄的一刻斯莱普尼尔发动机逆向全开,火舌蒸发大量雨水形成蒸汽,耐磨耐高温的特种材料起降轮发出了牙酸尖锐的摩擦声,在暴雨中留下两道漆黑的辙印,直到最后撞下了一颗石子坠入悬崖下的江水才算彻底停了下来。

     斯莱普尼尔引擎熄火,机门洞开,应急气垫弹出,从机舱里最先飞出来了一个黑影,落在气垫上数次颠簸弹起后落在地上。

     随后,林年的身影从机舱后冲出跳下,跃过了整个应急楼梯,落地甚至没有屈膝缓冲,一脚踩中了打旋就要飞出去的青铜匣,披着黑色的雨衣环绕这座被江水包裹的岛屿。

     ...也不知为何,正在舷窗边上看着这一幕的路明非总想把类似“バァ——ン”的颜文字给配在那倾盆暴雨中极尽风骚的林年周围,似乎这样一来味道就对劲了。。

     “安全,没有发现目标踪迹。”在数秒的安静观察后,林年抬手按住耳侧的无线耳机说道。

     随后机舱才出现了披着执行部黑色雨衣的楚子航和恺撒等人,所有人都是以十分标准的双手抱拢跳了下来,在落地后依旧浑身紧绷地警戒着周遭的暴雨和怒涛。

     原本的夔门秀景之地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看海的露台了,站在这原本应该是高山却成了岛屿的陆地上,周围都是即将淹没而来的黑色洪水,颇有一种自己并非身处在内陆而是在狂风暴雨的加勒比海上伶仃飘摇的错觉。

     曼施坦因最后一个跳下机舱的,落地后快速走向已经成形的战术小队中央,“还是联系不上‘正统’的人,无线电似乎在这场风暴中受到了影响,信号很难传递出去。”

     “信号基站的问题吗?”苏茜摸出执行部发的防水手机,果然看见信号为零。

     “不是信号基站的问题,就算是卫星电话一样没法收到通讯,这里整片区域的信号都被屏蔽了,至于原因想必大家都能猜到。”林年提着七宗罪凭借着感觉走向了一侧的悬崖。

     “‘领域’么?”楚子航并不陌生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在记忆中的另一场暴雨夜,他们同样处于与世隔绝的困境,任何的信号和消息都无法从那一条高架路上传出,在这种‘领域’,或者说独特的‘空间’中,整个区块的地域就像是大海上隔绝出来的孤岛。

     “校长那边联系得上么?”林年看向曼施坦因问。

     “半小时之前联络过,直到我们抵达夔门一带,学院那边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情况。”曼施坦因点头。

     ‘青铜计划’将学院内真正的精英带来了长江,学院本部势必军力空虚,希尔伯特·让·昂热这个老牌的‘S’必须坐镇本部,以免在所有人离开时再度出现上一次外部入侵的情况。更何况现在学院内可是藏了康斯坦丁的‘龙骨’这种分量相当足的宝藏,谁都会觊觎龙王留下的遗产,幻想着依靠龙骨成为坐上王座的第二个新王。

     “现在该怎么办?这里离白帝城的水域还有一段距离,我们也还缺少潜水装备和一大堆准备工作。”诺诺问。

     “这种天气也不可能让飞机开到目标水域进行跳伞,鬼知道伞一打开人会被吹到什么地方去。”曼施坦因抬头满脸都被雨水打湿,眼眸中全是烦躁和担忧。

     “看那边。”楚子航忽然开口说。

     所有人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了站在悬崖边上的林年,而楚子航的意思当然不是让他们看林年,而是看林年早早就在眺望的位置——在那里有耀眼的航行灯如劈开黑暗的利剑一般在翻滚的江水上留下轨迹,直直地朝向他们这边而来,那是一艘白色的登陆舰,千吨的排水量,在奔涌的长江中引擎全开驶来,汽笛声穿破飓风的呼啸像是号角长鸣。

     “‘正统’的人。信号弹。”

     林年没有回头,伸手向后面,接过了曼施坦因递来的信号枪对天发射,火红的信号弹歪歪斜斜地飞上天空,被飓风吹得轨迹乱颤坠落而下带起一片红光。

     登陆艇循着信号弹发射的地点开来,绕着斯莱普尼尔降落的陆地转了一圈,找到了可以登陆的地方才靠岸抛锚。登陆艇上跳下了一个披着雨衣的身影,背后似乎背着一把类似剑鞘的长柄物体,快步走向了同样赶往这边来的林年等人。

     双方不约而同地在距离十米的位置停下了,仅借着岸边登陆艇的航行灯以及信号带的红色余光观察着彼此。

     “秘党的人?”登陆艇下来的人最先开口,大风大雨压不住这个男人的雄浑声线。

     “正统的人?”林年走出队伍问,他的视线跃过了对面的男人看向登陆艇上荷枪实弹的人影。

     “你手上的东西。”男人低沉地说道,“能方便看一下吗?”

     林年毫无留念地将手中的青铜匣丢在了男人和他的中间地带,这个距离无论谁先动手只要林年伸手必然能比对方先拔出刀来。

     男人扫视了一眼地上的七宗罪刀剑匣子,在仔细观察了上面的纹路以及繁密的龙文后,确定了这东西的来历,同样伸手到了背后拿出了那把剑鞘,首、格、璏、珌,玉具剑四宝俱全,阴沉木打造,但剑鞘内本该收纳的汉八方却没了踪影。

     林年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这名贵剑鞘的来历,同时也相信了大半对方的身份,他不再犹豫走向前去提起了地上的七宗罪,背后的恺撒也立刻快步跟上。

     “抱歉需要这样来确认身份。”正式的会面,出示剑鞘的男人伸手向了最先赶来的林年,“周家,周正。”

     “卡塞尔学院,林年。”

     两人双手相触及分。

     “你就是林年?秘党的‘S’级混血种?”周正陡然盯住了林年,眉毛轻轻抖了一下,似乎在压制着情绪,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有太大的表情波动。

     “你知道我?”

     “估计很少人不知道你了。”周正摇头说,“我以为你的年纪会大一些。”

     林年扫了一眼男人的面相,只觉得古龙金庸小说内经常使用的‘剑眉心目’、‘正气凛然’大概就是这幅模样了,帅得像匹好马,三十四岁的成熟帅男人面孔简直就是年轻女孩的大杀器。

     不过他更看重的并非是男人的外表,而是对方身上的气息,暴雨也明显压不住的这男人身上的那股铁血和肃然感。可以看出很明显的军队痕迹,这倒是跟他第一次见到的李获月相仿...但也只是相仿,两者存在本质上的区别,具体是什么区别林年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我们见过面吗?”周正上下多看了林年几眼问。

     林年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周正,“我觉得现在不是搭讪的时候。”

     “不,我只是觉得你有些熟悉...可能是我的错觉吧。”周正摇了摇头。

     周家向来跟秘党没有过多接触,秘党的‘S’级虽然名声在外,但他也从未见过真人,可能这种熟悉感真是他的错觉吧。

     “周家?是正统的分家之一么?”队伍中的曼施坦因看着周正问。

     在来之前,曼施坦因补习过中国混血种势力的分部,‘正统’似乎是以家族形式存在的,并且在某种角度上像是秘党的结构一样,以本部为原点分别向外发展出了其余的,比如像是日本分部一样的机构。

     在‘正统’这边则是存在着一家‘本家’,而后继续向外发展其他姓氏的‘分家’,只不过这些‘分家’的势力并没有大面积伸向世界的各个角落,而是选择固守了本土地界。

     “不,我不算是正统的人,具体解释起来可能有些麻烦,但这次我们跟正统也是合作关系,秘党的朋友,先上船吧,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这里了,前线的情况不容乐观。”周正简单解释了一下后,毫不拖泥带水地快步转身走向靠岸的舰艇。

     林年看了一眼曼施坦因等人点了点头,示意这个男人暂时可以信任,大步地跨上了这艘登陆艇。

     在全员登艇后收锚开始调头,岛屿上的斯莱普尼尔也发动了引擎开始转向准备起飞了,改造过的引擎正是为这种极端环境准备的,在起飞前机师在驾驶舱内对着江面上的登陆艇竖了个大拇指,大概意思是祝所有人好运。

     登陆艇引擎咆哮向前劈开狂暴的江涛,甲板上两侧守满了全副武装的战斗成员,林年等人随着周正走入了船舱内避雨,过程中曼施坦因直接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现在正统负责的前线具体是什么情况?”

     “不太乐观...或者说不太乐观都是往好的方面形容的了。”周正沉声说,“你们应该收到了第一次接触作战时的视频录像了吧?”

     “你们输得很惨。”恺撒点头。

     “正统这边的关键人物没有挡得住龙王,江心洲准备的热武器都被龙王的领域阻挡了,你们真应该看看蜂巢导弹几十轮的齐射毫无作用的场面,我怀疑反舰导弹都不一定对他起得了效果。”周正转头看向林年,“我听说你们成功击退了另一只龙王‘康斯坦丁’,如果他们都掌控着同样的权柄,那么我们遇见的你们应该也遇见过了,你们是怎么做到击退这种怪物的?”

     “炼金武器,龙王的言灵可以掌控金属与火焰,但却不能影响被炼金术杀死的金属。”恺撒说道。

     “难怪了...”周正像是想明白什么似的低声说了一句。

     “现在龙王在什么地方?”楚子航问。

     “他在击溃了我们的防线后没有选择赶尽杀绝,而是直接进行了下潜,疑似进入了百米水下隐藏在岩层下方的白帝城内。”周正说,“然后这场暴雨就开始了,我们原本还准备调动江心洲上尚未动用的武器进行反攻,但现在整个江心洲都被大水淹没了,所有江心洲的、两岸山峡上的隐藏军用设施全部报废,正统的精心准备全部功亏一篑。”

     “这场暴雨,简直来得太是时候了,当然我也从没有怀疑过这一切都跟龙王有关。”周正看向舷窗外的狂风骤雨低声说,“一场暴雨彻底将数个月的精心准备全部化为乌有,在这种恶劣残酷的气象下我们甚至无法做到整兵结队,就连稍远一些的信号都无法传出去,如果不是看见你们客机降落时的航行灯,我们甚至都没法知道你们赶到了。”

     “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做?”曼施坦因深吸口气。

     “不是我们该准备怎么做,而是他们该准备怎么做。”周正摇头。

     “他们?”

     “这次战术指挥由正统一方负责,在第一套屠龙计划失败后,李获月...也就是你们在视频中看见的‘剑御’使用者受了严重的烧伤,如果不是最后她手中的青铜剑激发了一个炼金领域,她甚至能全尸都找不到。”周正面色沉然,看向了甲板上那些腰背有些佝偻的正统的战斗成员们,“她本身也是‘S’级混血种,算得上是正统最强的手段之一,但在第一次接触战就失利了,这对我们这边的士气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如你所见,现在我这边的士气已经低迷到已经危险的程度了。”

     那场夔门关口的龙王狙击战太过震撼人心了,那种浩大的场面几乎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就连‘获月’都输得那么惨,更何况他们这些就连觐见龙王都没有资格的普通混血种呢?

     “李获月的言灵是‘剑御’,在这点上让她对上诺顿本就是不智的事情。”林年开口了。

     “那你的言灵呢?来自秘党的‘S’级混血种。”周正忽然看向了他目光炯炯。

     林年看了周正一眼,然后伸手递给了他一样东西,周正接过后愣了一下发现手中的竟然是自己背后的汉八方剑鞘,转头一看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剑鞘已经消失不见了。

     “原来如此。”周正不蠢,瞬间明白了林年的意思,眼底掠过了一丝希望的光来。

     “所以在等待我们的时候正统什么都没有做吗?”曼施坦因问道。

     周正顿了一下摇头说,“正统的后方指挥部准备向水下发射大当量的鱼雷彻底炸毁地下岩层以及白帝城,大当量的鱼类和军火正在秘密调往夔门。”

     “我不觉得火力加强个十几倍就能解决龙王,况且炸掉青铜城...你们这是想把龙王压死在家里吗?”恺撒摇头否决了这个主意。

     “所以这只是下下之策,无奈之策,毕竟在这种局面下正统必须做些什么,不然这场暴雨迟早会让下游的三峡大坝决堤的,到时候引发的灾难和后果没人可以为之负责。”周正轻轻呼了口气。

     “没有想过派人下潜进入白帝城解决掉龙王吗?”苏茜问道。

     “想过。”周正看了苏茜等人一眼,“最佳人选是正统的‘S’级,但她现在没法再上前线了。看了那个视频你们应该清楚,这场战斗已经不是人数能决定胜负的了,下潜的计划可行性甚至不如鱼雷——在水下龙王的主场内,我们就算把整个正统的混血种丢进去也只是填命罢了。”

     “你们无计可施了。”苏茜轻轻点头。

     “其实如果你们再晚一点到,我就已经游到青铜城门口了。”周正苦笑了一下拉开了雨衣的拉链,在里面是一身漆黑的氯丁橡胶潜水服,“我也没想过用鱼雷就能解决龙王,那只是最后的遮羞布,真正想要解决掉龙王只能依靠混血种本身。”

     “看来我们的合作盟友还是有清醒的人。”恺撒缓缓点头,“但别告诉我你也是‘S’级混血种,这年头‘S’级混血种这么不值钱了吗?”

     “我的血统并不如李获月或者你们的‘S’级,但能代表周家来到龙王的战场,总归有一些自己的底牌。”周正说。

     “那就暂时把你的底牌保留一下吧。”曼施坦因点头说,“通知正统的前线,准备好下潜工作,接下来由我们的人进行战场的交接。”

     “由他独自下潜?”周正看向林年迟疑一下,最终还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如果传闻属实,他是干掉了一只龙王的战争英雄,实力值得信任。但这次事关重大,我希望能给这次下潜加一份保险...我和他一起进入青铜城。”

     “不,他不会是一个人下潜,而是以双人小组下潜,在这之前我们已经进行过为期三个月的潜水训练了,搭档之间有足够的默契。”曼施坦因摇头,“正统的‘S’级失败在于她太过执着单打独斗了,但我们不同,我们卡塞尔学院向来都看重合作的力量!既然一个‘S’级不够,那就两个‘S’级一起协作完成任务。”

     “两个‘S’级?”周正被怔住了,视线看向这群年轻人中,他可从来没听过秘党那边一口气派来了两个堪比‘月’的超级混血种。

     周正的视线先是飘移到了楚子航身上,然后又挪到了恺撒身上,目光不断在两者之间移动,直到最后他忽然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船舱的角落,在那里有个只能见到背影的小子正抱着一个桶一言不发。

     “他在干什么...”周正说。

     “应该是有些晕船和紧张。”林年走了过去拍了拍路明非的后背,低声问了几句后给了周正和曼施坦因一个大拇指表示没事。

     周正愣了一下,盯着那两人扭头面色诡异地看向曼施坦因,随后在老人的点头中得到了心中猜想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