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楚后 > 第三章 所见
最快更新楚后 !
    谢燕芳没有再说话,只安静地看着谢燕来怀中的孩童。
     谢燕来倒是十分不适,按着小孩的肩头,想要把他像猫儿一样拎开。
     “怎么了?”他问。
     太监们也都围过来。
     “小殿下在睡觉,醒了就往外跑。”“衣服都没穿好。”“小殿下仔细着凉。”
     谢燕来捏着小孩的肩头,皱眉问:“你要做什么?吩咐他们就好。”
     萧羽抬起头,问:“姐姐呢?”
     姐姐是谁?照看小殿下的宫女吗?谢燕芳在一旁心想,但依旧没有说话,只看着萧羽和谢燕来。
     谢燕来显然知道他说的姐姐是谁,皱眉看太监们:“她呢?”
     太监们自然也知道是谁,忙道:“适才陛下找她。”
     但刚陛下那边的太监说陛下歇息了,谢燕来和谢燕芳都看那太监。
     那太监忙道:“走了,说完话就走了,去哪里就不知道了。”
     谢燕来哼了声:“到处乱跑。”又想到什么,撇撇嘴,“在邓大人那里吧。”他拍了拍萧羽,“你且回去,我去把她叫回来。”
     萧羽点点头,松开手,没有再抗拒太监们,任凭他们给自己裹上衣袍。
     谢燕来转身要走,脚尖在地上又一转回身。
     “殿下。”他说,似笑非笑指了指谢燕芳,“这是三公子,谢燕芳,你知道吧。”
     萧羽看了他一眼,低头对谢燕芳施礼:“见过三舅舅,有劳三舅舅照看我父亲母亲。”
     说到最后一句,孩童稚嫩的嗓音变得沙哑。
     聪明的孩子,自然知道谢燕芳是谁,也自然能推测出这个三舅舅去做什么,他不愿意直面他,是不想直面父母的惨事吧,谢燕芳走到他面前蹲下,仰头看着孩童的脸。
     “殿下,那是我的姐姐姐夫。”他轻声说,“你先去好好歇息,我再来将事情讲给你,阿羽是个勇敢的孩子,应当知道以及记住发生了什么事。”
     萧羽点点头。
     谢燕芳不再多说,起身:“燕芳告退。”
     萧羽没有再停留,跟着太监们离开了。
     目送萧羽离开,谢燕来才再次说:“三哥,去见太傅吧。”
     谢燕芳点头,带着杜七跟着谢燕来重新向外殿走去。
     兄弟两人一前一后,有些沉默,不过也不奇怪,以往在家的时候,也说不了几句话,尤其是谢燕来独来独往。
     “看到小殿下平安,我就放心了。”谢燕芳说,“姐姐临终前最不舍的就是他。”
     谢燕来嗯了声:“太监们看过了,小殿下一切都好。”
     谢燕芳问:“陛下怎么样?”
     问得够直白的。
     谢燕来回头看他一眼,肩头倾过来低声说:“不太好,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
     他回答得也够直白的。
     谢燕芳点头:“我知道,见了陛下我说话会注意些。”
     谢燕来转过头,又转回来,笑了笑:“也说不定不用,见了太傅之后,大概就不用见陛下了。”
     这话——谢燕芳若有所思,大概明白了,虽然只在关注楚昭的时候,打听了一下邓弈,但好在他记性很好,过目过耳都不忘,这个邓弈是宫门官。
     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了太傅,连能不能见陛下都能做主。
     可见已经深受陛下信任,重托。
     这个皇城,此时此刻的主人,就是邓弈。
     邓弈,谢燕芳心里再次默念这个名字,有些感叹,满朝高官赫赫,皇亲国戚耀武扬威,谁能想到一个没人多看一眼的小吏,一跃飞天。
     人生就是这样,似乎一成不变,但其实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多变,莫测,这也是生而为人的乐趣。
     他没有再问什么,谢燕来也不主动再说,兄弟两人穿过禁卫来到前殿,前殿禁卫少了些,官员们多了些,来来往往脚步匆匆,神情有木然,有惊恐,还有交头接耳低声议论,气氛紧张又诡异。
     “....廖太傅呢?果然知趣没来?”
     “....什么知趣,不知趣也得知趣,邓太傅直接派兵马去告诉他不用来了...”
     “....真就他说了算?”
     “....他现在清查三皇子赵氏余党,你说他说了算不算?说你是就是,不是也是,谁敢不听?”
     “....怎么多了这么多兵马?不太像禁卫啊。”
     “....京营进来了?不可能,门都没开。”
     看到穿着铠甲的谢燕来走来,聚众议论的官员们顿时停下,再一看看到谢燕芳,顿时激动。
     “谢三公子!”
     “谢三公子还在!”
     “谢三公子果然平安无事。”
     谢燕芳目不斜视,没有跟任何一个官员攀谈,跟着谢燕来疾步而行。
     来到一座殿前,这边的侍卫比适才皇帝所在寝宫要少很多,但一路横行的谢燕来却早早停下脚。
     “禀告太傅大人。”他对门前的侍卫高声说,“太子妃之弟,谢燕芳归来求见。”
     ......
     ......
     太傅殿内并没有官员们云集。
     此时此刻,只有邓弈与女孩儿。
     邓弈坐着翻看文卷,楚昭则皱着眉来回走。
     “楚小姐。”邓弈说,“你着什么急啊。”
     楚昭停下脚:“怎么不急,萧珣他跑了!”
     在宫里事情稍微落定,她第一件事就是立刻让钟叔去抓萧珣,但钟叔赶到驿所,只有一地尸首,中山王世子一行人不见踪影,又在城里搜寻,最终查出,在城门附近的一处宅子里,藏着一个暗道,中山王世子从哪里跑出城——
     “中山王世子跑了有什么奇怪。”邓弈说,“他又不傻,他爹更不傻,既然敢来,就必然能全身而退。”
     那倒也是,萧珣的命,好得很呢,楚昭叹口气:“他对小殿下不利啊,邓大人——”
     邓弈抬起眼,看到女孩儿期盼的眼神——真假且不论。
     楚昭说:“小殿下安危就系在大人身上了。”
     邓弈说:“皇后殿下的安危看来不用本官费心。”
     楚昭摇头,含笑说:“臣女还不是皇后呢,太傅称呼一声太子妃就好。”
     邓弈这次没忍住,哈的笑出声,笑的有些复杂,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想起之前殿内发生的事。
     她带着兵马闯城,虽然很意外,但得知楚岺有不为人知的兵马,这件事也就没什么意外。
     但她说她要当皇后。
     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
     她知道她在跟谁说话吗?
     那一瞬间,自觉看多意外的邓弈也震惊的无可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