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你好,1983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太落后了!(求月票)
最快更新你好,1983 !
    营地内,以家庭为单位,支起了一座座帐篷。
     还真别说,有了帐篷,立刻就好像有了归宿,有了点家的感觉。
     另外一边,一口口大锅已经埋下,大伙没找到烧柴,就把带来的煤块抬过来几麻袋,开始烧水做饭。
     水是从不远处一个洼地取来的,小五已经告诫过大伙,这里的水,不能直接饮用,必须烧开了才能喝。
     天已经黑了,营地里的发电机也轰鸣起来,挑着几个大水银灯,照得雪亮。
     别看人多,但是分工明确,组织型比较强,带来的大米小米,淘洗一下,直接下锅焖饭。
     就是带来的蔬菜不多,只剩下豆芽菜了。
     远处有灯火闪动,正向这边移动,负责放哨的民兵悄悄上前查看,原来是几十名当地的土著,打着火把,车上拉着不少海鱼,来给他们送吃的。
     “哈哈,老乡们还是很热情的嘛。”大伙自然欢迎,乐呵呵地卸了车,也不用给钱,直接送了点小东西,就算谢礼了。
     人家送来的食物,当然也回敬一些食物,是统一出品的火腿肠和方便面,往牛车里装了几箱。
     小五瞧瞧火腿肠,连忙又叫大伙给搬回来,换成了两箱鱼罐头。
     这火腿肠是猪肉做的,真给当地人吃了,要是叫他们知道,没准能爆发一场战争。
     这伙人把东西卸了,也不急着离开,都在营地里瞧热闹。
     看到随行的里面,还有几个小孩子,也都呲着小白牙,乐颠颠地跟着忙活,刘青山就叫人给他们发了几块泡泡糖。
     小五连忙在一旁吆喝:“这个不能往肚里咽,是吹泡泡的。”
     说完他还给演示一番,这些小娃娃都乐坏了,都起劲嚼着泡泡糖,练习吹泡泡,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看到这一幕,刘青山忽然觉得,好像跟他们夹皮沟的那些皮猴子,也没啥太大的区别。
     “这里距离海边近,以后可以出海打渔。”
     老梁他们几个队长凑到一起,一边抽烟一边研究。
     这个问题,刘青山早就想到了,采购清单上,渔船渔网什么的,都十分齐全。
     看到几个黑老哥凑过来,梁队长就随手递烟。
     那几个人连连摆手,表示不吸烟,吸烟喝酒,都是不允许的。
     一个黑老哥蹲在简易锅灶前面,对着一个摇鼓风机的退伍兵竖竖大拇指。
     退伍兵也听不懂他说什么,估计是夸这个手摇吹风机比较好用吧。
     灶台上,几位厨师正在忙着炖鱼,他们带过来的调料都比较齐全,香气很快就在驻地上空飘散,那些土著,更迈不动步了。
     “嗨,下来,下来,那杆子刚埋的,不结实。”有人吆喝着,原来是一名老黑正往木头杆子上爬呢,
     那上面扯着电线,接着水银灯,估计这老哥是想近距离研究研究。
     大伙向小五一问,这才知道,原来当地没电,据说只有大城市和周边地区才通电,所占面积,连百分之十都不到。
     难怪那些土著都不走呢,都在灯底下转悠。
     都是跑这来蹭亮儿的。
     “这边可比咱们落后多了。”大伙也不由得好一阵感叹。
     王工他们这些技术员对对眼神:又多了一项:修电站。
     这边没有什么河流,倒是在阿杜酋长的领地,有两个露天煤矿,实在不行,就建火力发电站吧。
     想想来时刘青山给他们分发的采购清单里,就有一套火力发电机组,王工他们也不由得心生敬佩:这位刘总别看年纪不大,考虑事情还真够周全的。
     灯光带来了光明,但是也带来一些麻烦,招来不少喜欢光亮的夜间生物,其中就有蚊子。
     这里的蚊子个头大,毒性猛,很快就有不少人中招,皮肤上鼓起大包。
     不过大家早有准备,纷纷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铁盒子,从里面挖出来一点药膏,涂抹到被蚊子叮咬的地方,立刻清凉舒适许多。
     而且抹了药膏之后,这气味让蚊子很是讨厌,还能起到驱蚊的功效。
     这边的蚊子最厉害,能够传染多种疾病,所以刘青山早有防备,准备了大量的清凉油以及蚊香之类的东西。
     他刚才也注意观察一下,那些当地的土著,胳膊小腿大多裸露,不过却不怎么招蚊子,于是就跟小五询问原委。
     小五嘻嘻哈哈的说:“他们长得太黑,蚊子都看不见,当然不会叮了。”
     我信了你个邪,刘青山白了小五一眼,那家伙才解释说:“他们都从一种树上提取汁液,抹在身上,就可以防蚊。”
     这还差不多,刘青山点点头,估计也是某种挥发性的植物油,为蚊虫所讨厌。
     刘青山对土著好奇,土著更对人们拿出来的清凉油产生兴趣。
     看到一个黑哥们用手在装清凉油的小铁盒里挖了一下,然后就往嘴里伸,似乎想要尝尝味道。
     周围的人连忙将他拦住,比比划划的,讲解一下清凉油的用法,还赠给他们每人一小盒。
     这些土著都小心翼翼地收下,看样子非常重视。
     想想也是,这边气候炎热,防蚊防暑的清凉油绝对是神器。
     等到饭菜好了,就把带来的桌椅板凳都摆上,为了节省空间,带来的这些桌凳都是折叠的。
     一排排桌凳摆好,几千人一起用餐,这场面,好不壮观。
     那些土著也受到邀请,加入到晚宴之中,他们才几十个人,也不差这口吃的。
     饭菜挺简单的,二米饭,豆芽炒粉条,鸡蛋炒洋葱,这些东西,都是比较好保存的,所以带了不少。
     唯一的荤腥,就是土著们送过来的海鱼,红烧了好几锅,每张桌子上面,都有一大盘子。
     毕竟都是退伍兵居多,所以照例要进行饭前一支歌。
     也不知道是谁负责起歌,很快,雄壮的歌唱祖国的大合唱,便在非洲大地唱响: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嘹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身在异国他乡,唱起这首歌曲,不少人眼中,都有晶莹的泪光闪烁。
     大伙都齐刷刷站起来准备唱歌,把几十名土著给搞蒙了,等听到歌声,他们这才明白过来,于是也都聚在一起,嘴里吆吆喝喝的,开始跳舞。
     一个唱着华夏的歌曲,一个跳着土著的舞蹈,别说,还挺和谐。
     唱完饭前一支歌,大伙这才坐下吃饭,估计是第一次吃到来自华夏的炒菜,土著们都边吃边赞。
     尤其是那些海鱼,平时他们都吃腻了,可是今天吃起来,味道格外好吃。
     大伙都饿了,就跟抢似的,风卷残云,最后饭菜都吃了个精光。
     无论是来自东方的客人还是土著,全都吃得肚皮滚圆。
     那些土著最后还是恋恋不舍地回到自己的聚集地,黑灯瞎火的,刘青山又送给他们两个手电筒,把他们都高兴坏了。
     妇女们收拾餐具,男人们归拢桌凳,安排好守夜的岗哨,大伙就钻进各自的帐篷休息。
     今后一段时间,需要做许多的事情,基本相当于白手起家。
     不过,这样亲手建设出来的家园,想必感情也会更加深厚吧?
     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担忧,人们渐渐进入梦乡。
     刘青山也睡得很沉,来时准备充分,他相信,以这些退伍兵的素质,一定能够度过最初的难关,把这里建成美好的家园……
     啊——
     刺耳的叫声,惊醒了熟睡中的人们,大家纷纷钻出帐篷。
     外面已经蒙蒙亮,只见刘青山正在向着营地外面狂奔,后面还跟着乐队四人组。
     他们刚刚起来跑步,还没开始站桩,就听到那边有人尖叫,连忙飞跑过去查看。
     只见两个小媳妇儿慌慌张张往回跑,都吓得小脸惨白:“狮子,外面有狮子!”
     刘青山已经瞧见了,二三百米远的地方,有一只雄狮,领着几只母狮子在游荡。
     大伙也拿着各种武器冲过来,刀枪木棒齐上阵,还有一部分人,手里还端着半自动步枪。
     在里兰这个混乱的地方,当然要准备一些火器。
     “刘总,要不要把那群狮子解决掉?”
     有拿枪的退伍兵询问。
     刘青山摆了摆手,这个就没有必要了。
     “这些狮子,好像个头有点小,难道都还是未成年的?”有人瞧出问题。
     小五睡得迷迷糊糊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嘟囔:
     “这边的狮子,长得确实比大草原那边的狮子小一号,没事的,一般都不主动攻击人,没啥大惊小怪的。”
     大伙瞧了一阵,也就返回营地,各自忙碌,反正天也亮了。
     刘青山领着乐队四人组站完桩,他又开始打拳,看他出拳踢腿,都虎虎生风,旁人都羡慕不已。
     “好本事,估计碰上外面的狮子,都能单挑。”
     那些退伍兵之中,又有不少搏击高手,当然能瞧出来,他们刘总练的,绝对不是花架子。
     刘青山收住拳脚:“狮子有单打独斗的吗?”
     大伙想想在电视里看动物世界,好像狮子还真都是打群架的,于是也都笑起来。
     吃完早饭,继续去海边搬运屋子,不大一会,就有土著陆陆续续赶过来帮忙,瞧着数量,比昨天还多了几倍。
     他们的车上,还拉着不少木桶,里面装的都是骆驼奶,是送给这些朋友喝的,
     感觉这些土著也挺有意思的,还真不占便宜,更喜欢交换。
     骆驼奶,好东西啊,里兰这边,是世界上骆驼最多的国家,比人口数量还多。
     他们衡量财富,也大多用拥有骆驼的多少,而不是货币。
     刘青山也喝了一大碗骆驼奶,这玩意还是很补的。
     就是一开始喝着,稍稍有点不大习惯,喝长了就好。
     人多好干活,一天下来,真把物资都搬运完毕,临走的时候,那些土著也不要别的礼物,每人拿着一小盒清凉油,都喜滋滋地回去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看到一队土著从营地边上穿过,是埃弗亚领队,出海捕鱼的。
     这伙人,平时是渔民,有生意的时候,就化身海盗。
     刘青山他们的渔船和捕鱼工具还没运过来,就跟埃弗亚商量一下,到时候用物品来交换他们捕获的鱼类。
     埃弗亚他们都乐呵呵地答应下来,他们这的地形,形状像个数字7,外围都是海岸线,鱼类资源非常丰富。
     又没有外地游客,运输又落后,根本运不出去,所以海鲜比大白菜还便宜。
     民兵里面,有一位队长是来自辽省海边的,找小五当翻译,跟埃弗亚聊了一会,主要是询问潮汐的规律。
     等埃弗亚他们走了之后,这位于队长就兴冲冲地说道:
     “咱们分出去百十人,跟我赶海去,这边的土著,根本都不吃螃蟹啥的,估计退潮之后,海边的鲜货老鼻子啦!”
     大伙一听,都不由得摩拳擦掌,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因为长期生长在内陆,除了带鱼,很少能吃到海鲜的。
     于是带了两组人过去,刘青山等人也兴致勃勃地跟在队伍里,毕竟这种体验,大多没经历过。
     十多里地,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海边,时间刚刚好,大海正在退潮。
     大家都穿着雨靴,兴奋的迎着大海跑过去。
     不过他们大都是旱鸭子,没啥赶海的经验,只是这里的海货确实太丰富了,在海水退去的沙滩上,随处可见爬行的螃蟹。
     还有浅水低洼处滞留的海螺和各种海贝,坑坑洼洼的地方,还有大大小小的鱼类。
     人们拎着水桶,都捡得不亦乐乎。
     刘青山也加入到大部队之中,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神情有些悠然:要是老四老五她们在这,肯定会高兴得大喊大叫吧?
     他心里暗暗打定主意:等到这边稳定下来,或许放寒假的时候,可以把家人都接过来度假……
     “太过瘾啦,今天回去之后,就吃海鲜大餐!”
     于队长手里摇晃着一个比手掌还大的螃蟹,前面的两只钳子,还咔咔地夹着。
     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赶海,那感觉,根本就停不下来,水桶都满了之后,还舍不得回去。
     只能挑挑拣拣,把个头小一点的,换成大个儿的。
     接近中午的时候,埃弗亚他们的渔船也返回,船舱里面,满满都是鱼获。
     大伙也都向着渔船围拢过去,只见那些土著,正在分拣鱼获。
     一个黑小伙手里拎着一个张牙舞爪的家伙,直接又甩回大海里。
     “住手!”
     刘青山都忍不住吼了一声,那可是大龙虾啊,比胳膊还粗,咋就给扔了呢。
     黑小伙吓了一跳,瞧着刘青山跳上渔船,看到船舱里面,还有几只大龙虾,在那张牙舞爪呢。
     一问才知道,这玩意海里有都是,关键是当地人根本不吃这些带壳的海鲜,所以都是扔货。
     刘青山等人面面相觑,随即都是笑逐颜开:这下可抄上了!
     搞得当地土著还挺纳闷:这玩意也没啥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