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 第558章 有人抢她小木屋
最快更新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
    要说,还是刘靓他们的运气太好一些,要知道,在这个时间点上,想要住进小木屋是十分困难的,里面早就已经住满了人,现在过来的,大多都是需要自己找住的地方才行。
     所以他们隋身也都是带着帐篷,哪怕是现在,刘靓都是见到在不远处,已经撑起了几顶不同颜色的帐篷。
     小木屋到了此时,还真的就是一屋难求。
     至于这间小木屋,是因为正好有驴友生病提前下了山,所以才是空出了一间,而这一间还没有来的及收拾,正巧的刘靓与曾叙白过来,到是让他们的运气好的碰到了。
     僧人打开了小木屋的门,并没有多乱的,也是没有他们所想象中的,垃圾到处丢,里面还算是十分干净,想来也是前面所住着的驴友收拾来的,到也不用太过收拾了。
     谢过僧人之后,刘靓和曾叙白就开始收拾起了小木屋。
     小木屋说小到也不算小,比起刘靓当初住的那一间,要稍大了一些。
     一张一米二的床,勉强的可以躺下两个人,一张小桌子,还有一个能放东西的小柜子,余下的还真的没多大的空间。
     一个人住,还算是宽裕,两个人勉强能挤下,要是三个人,那就是连站都是没有,所以这样的小木屋,真的就只能挤下两个人,尤其像曾叙白这样长的高的,要不是配她一个这么矮的,怕都是挤不下,所以她矮还是有了理,看她给他提供了多大的方便。
     “你要找是找个高挑的,躺都是躺不下。”
     刘靓很傲娇的以自己的身高为荣,反正她本来就不高,曾叙白也从来没有嫌弃过她。
     “恩,”曾叙白弯下了腰,亲了亲她的红唇,“我不喜欢高挑,你就好了。”
     “那是,这么美的。”刘靓很傲气的拿出了被褥,这是她为山上专门准备好的,又厚又是暖和,山上较之于山下要冷的很多,尤其到了晚上,就更是能低上七八度,甚至是十几度。
     小木屋的环境到是比之前要好了很多,有了电灯,也是有充电的地方。
     刘靓将床铺好之后,就坐在了上面,而后又是试了一下。
     挺是软的,晚上睡起来应该也是不会太冷才对,而且还有电热毯可以用,一点也不会冷。
     曾叙白拿出了一个小型的炉子,里面的用是极小的液化器,可以用来煮饭,他们带的东西多,饭菜也是在明街那里都是买的现成,只要热上一下行,除了小木屋的地方小,其它的到也同在山下没有什么区别。
     两个吃完了饭,曾叙白将东西都是收好之后,就去外面自己走走,也是探查一下地形,刘靓不想出去,外面现在的风大了一些,好像也是有些阴雨感,这里晚上怕又是要下雨的,而每到了这个季节,就是很奇,会时不时的下上几场雨。
     或大或小,不影响出行,却会影响心情。
     尤其是对于封川暗街的影响最大,也不知道当初建立暗街的人是怎么想的,明明知道此地多雨,那么为什么非要选在此地,还要有下雨就取消的规矩。
     下吧下吧。
     刘靓拉起了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双腿,被子又暖又软的,很是舒服,她拿起枕头放在了背后,也是半靠了下来,随手拿起了一本书,就开始一页一页的翻着。
     直到外面传来了门响,伴着寒风而来的,又是一道关门声,还好他们给门上挂上了一条防风的帘子,不然的话,现在的风已经吹到小木屋里面了。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道风,都已经让刘靓不由的打了好几下的冷战,这里天气还是一样的冷。
     “冷了?”
     曾叙白走了过来,身上仍是带着外面的寒气。
     刘靓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握住,他的手是温着的,她再是将手移到了他的脸上,脸却是很冰。
     “我帮你暖暖。”
     刘靓连忙将他的手放在了被子里面,曾叙白一下子就感觉手掌传来的那种暖意,暖的整个人都是寒气不现。
     “我身上凉,等等。”
     曾叙白将自己的手从被子里面拿了出来,就怕冷到了她。
     而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冷,只是因为外面的风带着雨星,所以落在身上,加上了几分的冷意,现在到了小木屋里面,到是不怎么冷了。
     “那穿上这个。”
     刘靓从被子里,拿出一件男式的棉衣,棉衣还带有她自己的体暖,这种温暖不言而喻。
     曾叙白将衣服拿了过来,披在了自己身上,瞬间都是有种阳光般的暖意暖到了全身。
     外面再是哐的一声,风吹在了木门之下,稍显的有些大。
     曾叙白过去,再是检查了一下门窗,门窗到是结实,只是因为外面的风有些太大,再是加上四周又是空旷的没有任何的遮挡,才是让这些风肆无忌惮的刮在木屋四周。
     不过风再是大,对于外面的帐篷而言,是有些难受,结实一些的,还能避过,万一要是不结实,帐篷可能都能被吹走,不过木屋要结实的多了,所以他们大可以放心,不用怕半夜连屋子带人的,会被了一并的被吹走。
     这里毕竟是西部城市,而不是沿海,所以也是没有那么大的台风,还真能掀了房子不成。
     曾叙白再是拿出一条比较厚实的帘子,挂在了窗户上面,外面冷硬粗糙,可是屋子里面,却是暖和温馨,虽然只是小小的木屋,却是被两个人布置的多了一些家的感觉。
     哪怕只有一天,这也是他们在这山上的家。
     “冷吗?”
     曾叙白走了过来,也是坐在了床边,他将手放在了刘靓的脸上,刘靓就像是一只猫儿一样,也是蹭起了他的掌心,这手可真是暖。
     “不冷的,”她笑了笑,再是蹭了蹭,小木屋里面本来就不冷的,而且有他在,真的不冷。
     “我困了,”刘靓揉了揉眼睛,往里面坐了下来,也是让出了大半的地方给曾叙白,虽然只有一米二的小床,不过两个人睡绝对的没有问题,曾叙白刚是脱了衣服,也是要准备睡。
     结果外面的却是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力道大的不像是敲门,到像是在砸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