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簪头凤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静安
最快更新簪头凤 !
    一众嫔妃骤然安静。
     连盛宠无双的孟妃都被太子妃收拾成这样。她们还是老实有一点为妙。
     乔皇后目光一掠,淡淡道:“本宫有些乏了,你们都回各自的寝宫。明日再来请安说话。”
     嫔妃们纷纷起身告退。很快,走了个一干二净。
     一直没出声的绮云,红着眼低语:“奴婢身份微贱,娘娘何苦为了奴婢和孟妃娘娘闹腾成这样!”
     陆明玉转头看向绮云,轻声道:“今日不压下她的嚣张气焰,日后就会有更多的口舌是非。”
     “说的是。”乔皇后出人意料地接了话茬:“孟妃近来气焰嚣张,仗着皇上偏宠,连本宫也不放在眼底。今天借着此事狠狠敲打一番,也警告她收敛些。也不全是因为你。你不必战战兢兢。”
     绮云一脸感激:“不管如何,奴婢都得谢过皇后娘娘。”
     说着,走上前跪下,磕了三个头。
     乔皇后舒展眉头笑道:“快别跪着了,起来吧!瞧瞧你主子,已是一脸心疼了。”
     陆明玉待绮云情分恩厚,不同于普通奴婢。绮云这一跪,陆明玉确实心疼。
     被乔皇后拿来说笑,陆明玉也没不好意思,坦然笑道:“绮云自小伴着我长大,名为主仆,实则和姐妹无异。让绮云回宫,是我的主意。母后宽宏大度,准了我的任性。我也得多谢母后才是。”
     一边说着,一边以目光示意绮云起身。
     绮云心里涌起阵阵热流,默默起身,走到陆明玉的身侧。
     就如过去的十几年,不管何时何地,她永远都在主子的身后。
     ……
     孟妃再气再恼,也没能翻出风浪来。
     她甚至不能向永嘉帝告状。因为之前永嘉帝就曾告诫过她,不要兴风作浪。是她故意找别扭,结果自己闹了个没脸。
     孟妃在延禧宫里生闷气,静安公主来了之后,问明原委,也有些无奈:“母妃,一个绮云进不进宫,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母妃何苦为了这么点小事,寻二嫂的别扭。”
     关键是吵也吵不过,动手就更不是对手了。
     这不是主动送上门让人家羞辱吗?
     孟妃从鼻子里哼一声:“我就是心里不痛快!我嫁给你父皇那么多年,只有我让人受气的份,现在倒好,被一个小辈骑到了头上。这口闷气,我怎么都咽不下。”
     以前,她除了没有正妻的名分之外,什么都压过乔皇后一头。
     这几年,她一点一点地失了圣眷,乔皇后母子越来越威风。陆明玉这个太子妃更是强势,后宫中无人敢惹。
     她咽不下这口气!
     静安公主看着孟妃隐隐扭曲的脸孔,无奈地叹了一声:“我知道母妃心里憋闷。可又有什么法子?二哥是大魏太子,二嫂是大魏太子妃。将来这大魏江山,都是他们夫妻的。总有一天,大家伙都得低头过日子。母妃早点想通才好。”
     想通个屁!
     孟妃又哼一声,目中闪过一丝恶毒:“太子怎么了?看看前朝,有几个太子能安安稳稳地继位?你父皇春秋鼎盛,再活个二十年也不成问题。李景能不能活到那一天,都难说。陆明玉是太子妃又能如何?没了太子,她什么也不是!”
     静安公主:“……”
     静安公主听得心惊肉跳,猛地攥住孟妃的手,急急说道:“母妃,这样的话怎么能乱说。万一传出点风声,我们母子三个都没好日子过。”
     孟妃扯了扯嘴角:“你慌什么。这里只我们母女两个,难道你还会四处宣扬不成!”
     “我当然是不会。可母妃满心怨怼不平,说话间难免露出一些。”
     静安公主蹙起秀气的眉头,声音里满是忧虑:“大哥现在这样,和大位彻底无缘了。母妃还有什么可争的?趁早低了头,安心过日子,才是正途……”
     孟妃一声冷笑,打断静安公主:“低什么头?人活一口气,时时低着头夹着尾巴,那是乌龟。”
     “难道要我做缩头乌龟不成!这绝不可能!”
     静安公主劝不动亲娘,急得鼻尖都冒汗了。
     孟妃到底心疼女儿,很快放缓了声音:“苏妃被陆明玉亲手送去了黄泉。李昊李昌兄弟两个,但凡有一丝血性,也得报这个仇。我不出手,等着看热闹也足够了。”
     “行了,不说这些了。我昨晚求过你父皇,亲自操持你的亲事。你父皇已经准了。还有四个多月就是你的吉日,你安心等着大婚。等成亲后,和驸马住在公主府里,过你喜欢的安逸日子。”
     静安公主松了一口气,白嫩的脸上掠起一丝红晕:“父皇真的应了么?”
     孟妃笑着伸手,怜爱地摸了摸静安公主的长发:“应了。如今我心里最要紧的事,就是这一桩。你放心,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丰厚的嫁妆,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地成亲。”
     静安公主羞涩地垂下头,过了片刻,又悄声道:“内务府里缺银子,我不要那么多嫁妆了,母妃将银子送些去内务府吧!”
     孟妃眼睛一瞪:“你是不是傻了!内务府有没有银子,和我们母女有什么相干。皇后要贤名,太子妃要挽回东宫声名,这才惺惺作态,将私房都拿了出来。我可不做那等邀名的蠢事。”
     “这等念头,你想都别想。我辛辛苦苦为你攒了十几年的嫁妆,足够你几辈子花用不尽。凭什么去填补内务府的亏空。”
     静安公主看着振振有词的孟妃,哑然无语。
     母妃瞧不上乔皇后,口口声声将乔皇后贬得一文不值。可事实上,乔皇后胸襟宽广,行事一派中宫气度。相较之下,母妃就太过狭隘自私了。
     说句刺心的话,母妃这等胸襟,也只能做一个宠妃。哪里做得了中宫皇后?
     当然,这等诛心的话不能直言。
     静安公主轻声道:“我随口一说,母妃不愿意就算了。”
     孟妃这才喜笑颜开:“这才是我的好女儿。”然后就盘算起了成亲的琐事。静安公主默默聆听,心里暗暗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