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584章 高能不断
最快更新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作为只管卖枪械的军火贩子瓦吉姆,面部神情没忍住变了变,枪声变成钱入账的声音,瓦吉姆很想打开楚舜大脑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能够有此表现力。
     “好讽刺的镜头。”法仪仗司令员嘀咕:“但很现实。”
     随着生意的发展壮大,尤瑞有许多假身份,英国、以色列、法国等,甚至还有美利坚学生证,用他的话来说是,双重身份不会出问题,有问题的是当你拥有三重、四重身份时。在纽约大桥下的集装箱中,是尤瑞的秘密基地。
     没有一帆风顺的生意,况且尤瑞生意做得遍布十大战区,所以在一次押送军火到哥伦比亚时,被国际刑警调查到蛛丝马迹,马上就要被拦截,与第一次面对冷酷匪帮分子展现的急智差不多,瞬间想到主意,既然是走漏消息,那么刑警肯定是会按照船名来。
     先命人将船名改掉,当然不是随随便便改名,国际刑警也不傻,而是打电话咨询到吨位差不多大的船的名字,“对我来说名字不重要,我经常更改飞机和轮船注册名”。
     剧情有象征意义,尤瑞岂止是不在乎名字,也不在乎国籍,把船名和船挂着的国旗都换掉,这代表不在乎个人立场,也不在乎国家立场。
     拦截的驱逐舰就要到场,一个坏消息:船上没有荷兰国旗。咨询到更改的船名是荷兰注册制造,根据联合国海洋洪爷说的那样,即便国际刑警有检查制约权利,可公海上具体处罚只能是注册国家才能够。
     弟弟维塔利急中生智,找到了法国国旗。
     法国国旗又叫三色旗,是竖条蓝白红,而荷兰国旗是横条红白蓝,所以只需要颠倒一下,挂上就成。
     “一时之间我居然弄不清楚,这是在调侃法国,还是在调侃荷兰。”白荐自言自语。
     法司令员说道:“能够调转成为三色旗,是荷兰为数不多的优点了。”
     这是欺负没有邀请荷兰人到现场。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有钱还能让磨推鬼,可有些人不能用钱收买,比如国际刑警杰克,此次拦截检查活动的队长。
     先看见船名、国旗,与收到的情报完全不同,杰克些许错愕,但他感觉船不对,依旧登船进行检查,尤瑞瞒天过海的运送武器想过许多办法,比如在集装箱上写着核废料注意危险字样,海关人员拿着微薄的薪水,几乎不会碰,再比如在集装箱里装着暴晒一周的马铃薯。
     杰克一打开箱门土豆如洪水泄下,浓烈的刺鼻味扑面而来,几个月不洗的汗臭袜再浸泡三天鲱鱼罐头汁,让在场荷枪实弹的国际刑警都皱眉。
     尤瑞还有个王牌,他收买许多国际刑警的情报人员,以便于随时随地提供虚假情报,这边刑警刚打开就收到线报,他们追踪克里斯多号在其他海域出现。
     收到情报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尤瑞声东击西,立刻收队。同时杰克也错过了逮住军火贩子的机会,镜头定格在打开的集装箱。刑警离开不久,土豆下面藏着的箱子露出一角。
     哥伦比亚有什么特产,当然是大毒枭,尤瑞此行目的就是与毒枭交易。
     作为军火贩子,尤瑞最喜欢的客户是军阀和独裁者,因为他们总能够按时付款,不像毒枭不讲究,交易后不给现金,直接给高纯度的白面,尤瑞有点异议直接被拔枪射伤。
     很显然,尤瑞和弟弟维塔利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被迫接受。
     话说回来,白面贩卖后利润其实很高,可对尤瑞来说有个地方不好,就是弟弟维塔利染上了DY,是严重的DY,整天连基础的吃喝拉撒都不能保证,更别提工作,无可奈何尤瑞只有将弟弟送去戒毒所。
     看到这里,瓦吉姆手不着痕迹的拍了拍儿子男枪,因为他曾经也吸食白面,后来被作为父亲的他强制性戒掉。
     现场有没有吸食白面的两说,毕竟在欧美,官员吸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当然因为维塔利的演员展现能力太好,将重度瘾君子演得逼真,说实在的楚舜都曾怀疑过是本色演出……狼狈的样貌,让现场观众心有余悸。
     战争之王主要还是讲述战争的,所以关于弟弟戒毒没有后续画面,而是剧情一转尤瑞想到年少时的梦想,地狱中的天使,当地选美皇后女神艾娃·方田,几年前肯定是没资格,可现如今不同。
     模特圈无论在什么国家,都是娱乐圈最底层。除非能够做到吉娘娘的地步,一步三百多万,否则就只有想方设法的进入娱乐圈,艾娃也如此,奈何没什么好机会,并且随着年龄越大机会也就越少。
     尤瑞动用钞能力,在法属加勒比海的圣巴兹岛,租赁下一栋豪华的海边独立别墅,不能强迫一个人爱,但至少可以制造机会,所以用两万美金弄了个虚假的摄影行程,将艾娃骗来。
     “最成功的二人关系,都是从谎言和欺骗开始的”,尤瑞充分利用自己的钞能力,例如私人飞机,纽约市中心的房屋,以及自身是做国际空运的大老板,俘获艾娃芳心,两人很快成婚。
     有钱人终成眷属,没钱人亲眼目睹,挺好。
     在婚礼上,出现一处伏笔,艾娃手上挂着的手链能够打开,里面是两张照片,是艾娃已故父母的照片。
     艾娃心中也大概知晓自己丈夫的生意常常铤而走险,但她不会过问,只是告诉尤瑞婚后不要赌上自己所有身家。
     私人飞机是租赁的,房贷也超高,并且还要一如既往维持艾娃奢靡的生活,种种之下让尤瑞这个军火贩子,都只能用信用卡还信用卡。
     “他不是贩卖了世界十大战区其中八个战区的军火吗?还没有钱?”白荐表示不能理解,在他眼中大军火贩子应该挥金如土,怎么能缺钱用信用卡还房贷,那不和广大社畜一样了吗?
     “以尤瑞贩卖的方式,的确赚不了什么钱。”专业人士瓦吉姆说出了专业意见,他说道:“一次性走私还是有些少,并且进货成本也高,生意即便遍布十大战区,可也就挣个辛苦的钱。”
     “……”好一个辛苦钱,白荐居然无言以对。
     “军火商还是逃脱不了,美利坚房地产公司的剥削。”意司令员评价了一句:“美利坚的消费主义,才是永远的赢家。”
     联合国秘书长想了想,自己纽约有房子,还是比过军火贩子的,所以没说话。
     苦苦支持的尤瑞,在1991年的圣诞节戈尔巴乔夫送给了尤瑞一份超级大礼,红色联合苏联宣布解体,尤瑞甚至于激动地抱着电视亲吻新闻里出现的戈尔巴乔夫。
     父亲也不傻,他不相信儿子尤瑞回乌克兰是想要卖百事可乐的说辞,大概是想要劝解儿子不要一直钻研这一行,可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没有个人立场和国家立场的尤瑞怎么可能不抓住。
     尤瑞找到了亲戚迪米契叔叔,叔叔在乌克兰军方当了二十多年的军官,这么好的关系怎么能不利用上呢?
     世界两极的对战,造就了世界上空前绝后的军备,现在红色联合解体,造成巨大的权力真空,这个时候是好机会。
     军械库里琳琅满目的枪械,根本没人检查,原本有四万支,直接抹个零上报一万支,并且还要向工厂要枪,迪米契叔叔没干过这种事,心头有点虚,询问着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那就把他拉进来”尤瑞很轻松的说。
     迫击炮、地雷、制式导弹,甚至于整个坦克部队,此镜头非常壮观,全部都是老枪老爹提供的真家伙,不愧为世界十大军火商之一,这些东西完全能够支撑一支现代化部队。
     “这样吧,买六送一。”军械的守卫军官对尤瑞这样说,用最市井的语气,说出了最夸张的话。
     更经典的一幕是,在尤瑞参观完巨大的军械库后,坐在列宁倾倒的雕像上,用计算器想着能够购买多少军械,以及他做这单生意的利润。
     现场国务卿、法司令员以及联合国秘书长等人没多大反应,可白荐、瓦吉姆等人内心却有些感触,果然因为立场缘故,艺术的感知也是有国界的。
     瓦吉姆不信什么马列主义,甚至于更相信资本主义,但这一幕也让他见过大风大浪的心轻微刺疼,红色联合解散,吸血鬼们一涌而出。
     有商业头脑的肯定不止是尤瑞一人,他有竞争对手,也就是前几年在柏林军火展上看不起他的大军火商希米恩·怀斯,风水轮流转了。
     之所以怀斯会错失先手,是有原因的。在晚上怀斯请尤瑞吃饭,怀斯是位有国家立场的军火商,这一点前面柏林武器展览有伏笔,例如当尤瑞询问那你为什么同时贩卖武器给以方的叛军和政府军,怀斯就回答他是想要双方都输,只有这样更符合美利坚的利益。
     看出来了,怀斯的国际立场是美利坚所以方案苏方,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做这笔生意,于是乎丢失了先手。
     几年前是怀斯教训尤瑞,现在是后者教训前者:“政治考量在军火生意中已经不存在了,我卖给左翼也卖给右翼,甚至于还卖给和平主义者,军火商只要不贩卖武器打自己的国家,就是爱国!”
     一番话说的怀斯很懵圈,卖了几十年军火,没见过尤瑞这样没有立场的人物,他提出和尤瑞合作,但如同当年他拒绝尤瑞那样,尤瑞也拒绝了合作的请求。
     做军火生意吃独食不是更好吗?
     “自从苏联解体后,AK47成为了苏联主要的出口货物,伏特加和鱼子酱紧随其后,还有自杀倾向的诗人”尤瑞白嫖到了一大批军火,以及用极低的价格购买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坦克、战斗直升机什么的,毕竟是亲戚,所以迪米契将军把所有生意都交给了尤瑞,其他军火贩子啃不到这块肥肥的牛排。
     接下来的一段剧情,稍微有些鬼扯,是国际刑警在杰克的带领下,持枪来到军用港口检查贩卖许可证,再牛逼的国际刑警也不可能让一位乌克兰中将放下武器接受检查,但如果这位国际刑警有美利坚背景那是可能的,因为冷战是美利坚赢了。
     贩卖战斗直升机是重罪,而尤瑞手中的许可证是不允许贩卖战斗直升机序列,更准确的说,除了国家不可能说有许可证允许。
     在法律边缘跳舞的事,尤瑞做得太多了,只需要把直升机上的导弹拆卸,然后就放在几十米开外,就能够说这辆直升机是军改的民用后勤直升机,用来执行人道主义任务。而导弹是另外一个客户,只是巧合都是在今天配送,从流程上来说完全允许。
     尤瑞太清楚杰克,这个追捕了他好几年的对手,正所谓最了解你的人,是竞争对手。
     哪怕他钻法律漏洞,哪怕明明知道他有罪,可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杰克也不会对其有丝毫越轨的行动,信仰荣誉和坚决执行程序正义的人。
     杰克气急的盯着尤瑞,他想一枪崩掉尤瑞,但最后只能忿忿不平的收队离开。
     “这个国际刑警太死板,但正是因为有信仰程序正义的人维护法纪才更好。”联合国副秘书长喃喃自语,法律是人制定的肯定有漏洞,这些漏洞毫无疑问会被有心人钻,甚至于会被有钱人用来做保护伞,但正因为这样程序正义才可贵。
     “这条法律在01年修改了。”秘书长说道。
     因为亲戚关系,迪米契哪怕在别的军火商出价更高的情况下,也拒绝了,尤瑞也不小气送给叔叔一辆豪车,但……
     伴随着一声轰鸣,以及红色的火光,迪米契叔叔去见斯大林了。
     很显然是竞争对手干的,本来想弄死尤瑞,却没想到尤瑞把车送给了自己叔叔,在座看电影的观众,特别是前排的,也都是穿越回后宫里面可以活好多集的存在,门门道道太清楚,既然不能挖墙角那就干掉竞争对手,动手的除了怀斯就没别人。
     在死亡线上徘徊让尤瑞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丝害怕与孤独,打电话给妻子想在家人身上要些慰藉。
     上面罩着的迪米契叔叔死了,无奈尤瑞只有将生意的重心调转,转向非洲,从此开始电影正式进入奔放的后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