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中心主任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樱桃就酒
最快更新中心主任 !

    最后,卢一丁还是韩路从派出所保出来的。

     蒋家明忿忿不平:“主任,卢一丁这是对你的人身伤害,应该提起刑事诉讼。”

     韩路看了他半天:“你说什么屁话,卢一丁就算再混蛋,可他也是咱们单位的同事,是同志。问是不是要打架的是我,这只能算是我和他之间的互殴。你就要送人进法庭,至于吗,还讲不讲武德?”

     “人家卢一丁也有一家老小,也要吃饭。一但背上刑事案子,工作能否保住不说,关键是以后人几代人的前途都会受到影响,我韩路就算再讨厌卢一丁也做不出这种事,这不是做人的道理。”

     “蒋家明,你以后少跟我说这种有的没的的话。”

     看韩路发作,蒋家明战战兢兢:“是是是。”

     “混蛋卢一丁。”韩路又骂:“不行,我这口气咽不下去,得打回来。”

     ……

     韩路脑袋上破了一条口子,遇到钟小琴好心人,送去医院缝五针,顶心处剃成地中海,实在有碍观瞻,他便弄了一顶帽子戴上。

     帽子是父亲去跳广场舞的时候一位老太太送的,血红,上面印着“老体协骑游队”估计是阿姨老伴的。

     韩路本就老相,头戴小红帽,手捧保温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哪位退休干部。

     “小韩,你还真要找卢一丁约架?”陶桃用热毛巾给他擦头皮。

     韩路:“我念头不通达。”

     陶桃:“幼稚不幼稚啊,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是单位一把手,跟痞子一样,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韩路:“你们这些艺术工作者就是胆小懦弱。”

     陶桃:“人家卢一丁的老婆又来给我赔礼道歉了,这已经是第四回了,哭得我都没办法给宋岫岩说戏,好烦。我看,你就跟人回一声,说已经原谅她爱人不就得了。”

     “如果我不呢?”

     “你敢。”

     看到柳眉倒竖情绪不稳的妻子,韩路道:“好好好,我给卢一丁老婆打个电话说这事就这么了啦。姐,要不你以后和小宋去单位排练室练功好了,那边老师多,资料也多,设备齐全。”

     陶桃想了想,说:“去单位倒是可以,问题是岫岩不是单位的人,占用中心的资源不好。”

     韩路:“那就让小宋在单位挂个号做零时工好了,未来他可是要做台柱子的,也是到了进市文化艺术中心的时候了。另外,也可以有一份收入,虽然不多,好歹也能自食其力,还能把社保和医保给解决了。等下如果没问题,就让宋田领着孩子去单位签个劳动合同。”

     陶桃惊喜:“太好了,太好了。”

     接着,她神色忽然抑郁:“小韩,我忽然有点不舒服,我心情好难过,需要调节,咱们早点休息。”

     韩路如遭重锤,闷闷地喝了一大口泡枸杞:后悔,就是后悔。

     次日,宋田夫妻领着孩子来单位找韩路签了用工合同,郑重地说:“韩主任,娃娃就交给你和陶老板,不听话就给我整。我承诺过以后不打孩子,但你们可以打,打死我不要你赔。”

     宋田又对宋岫岩道:“娃儿,爸爸以前反对你唱戏,尤其是反对你唱女角。现在想通了,你爱唱什么就唱什么,就算变得不男不女也无所谓,大不了以后不结婚,只要你好好生活就好。”

     韩路:“你说啥呢,孩子喜欢唱青衣又不是要变成女人,在我心目中他就是个条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还是是戏曲演员呢,圈内反串角色的多了,怎么就那么封建?”

     按照单位财务制度,新员工入职可以预支半个月工资做安家费。

     看孩子平生第一次领到劳动报酬,宋田两口子忍不住哭起来:儿子长大了。

     韩路摸了摸宋岫岩的脑壳:“第一次领工资,你得给你爹妈买点礼物,这是做人的规矩。”

     “恩。”宋岫岩点头。

     小宋给宋田买了一条烟,给周红梅买了一盒口红。

     就连韩路和陶桃也有。

     他给陶桃买了十斤车李子,给韩路买了五十斤散装白酒,用一口巨大的塑料油桶装了,说,你们也是我的亲爹妈。

     韩路呆住:“这么多酒,得喝到猴年马月,小宋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宋岫岩不善言辞,只讷讷道:“大家都说韩爸爸喜欢喝酒,送酒自然是好的,你喝。”

     韩路:“咳,这孩子……送礼怎么这么简单粗暴,太不文艺了,喝,这酒必须喝,樱桃就酒,越喝越有!”

     酒很好,我们的韩主任醉了。

     宋田、卢一丁等人闹事的事情算解决也算没有解决。

     后来单位员工又找过韩路两次,在韩主任苦口婆心的劝慰下,总算没有酿成后果。

     韩路下来也跟几位副主任合计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要想员工们不闹,还是得在编制上给大家吃颗定心丸,这颗定心丸就是将市文化艺术中心转为公益二类。问题是,看市里的架势,好象也没有个态度。

     估计这条路也走不通。

     还是一个副主任说得好,转公益二类的单位都是人民群众精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项目。比如图书馆,无论在什么时代总有人看书吧;在比如学校和医院,在任何一个年代,孩子总要读书,病人总要看病吧?可咱们的传统戏剧呢,传统传统,代表的是过去,至于有没有未来,那可不好说。现在看戏的人越来越少,我等要想活下去还是得把观众请进戏院。

     韩路感慨,是啊,必须做好传统戏剧的推广,让观众自觉自愿掏钱看戏。

     但这事该怎么做呢,他心中也没有底。

     这一日,正当他在办公室是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个令他意外的人走进来。

     来的正是贺喜喜:“韩主任,姐夫,忙着呢,有打搅到你吗?”

     韩路忙站起来:“喜喜,你可从来不来我单位,今天是哪阵风把你吹来的?坐坐坐。”

     贺喜喜:“问你一件事。”

     韩路:“你说。”

     贺喜喜:“姐夫,你们单位有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吗?”

     韩路:“太有了,咱们单位两百来号人马,除了整交响乐的那几十位爷,其他都是非遗传人。”

     贺喜喜:“借几个人使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