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管家
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一转眼就是七日,明腾从平港回京,从平港带回来不少海鲜。

     竹兰询问,“换的?”

     现在高级的海鲜留着换粮食,明腾带回来两大筐。

     明腾点头,“孙儿用两车的米和五车的稻糠换的,孙儿选的都是自家爱吃的几种海鲜。”

     竹兰呼出口气,就怕明腾直接拿回来,现在都盯着粮食,能小心还是小心的好,自家不差换海鲜的粮食,“这几日市面上的粮食涨价了。”

     明腾坐的离奶奶有点远,他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今年的银子没有往年值钱了?”

     竹兰也知道,粮食的短缺,物价的上涨等,银子的购买力下降了,朝廷有金矿也不敢投入到市场,就怕造成更严重的通货膨胀,见孙子有些憔悴,心疼问:“你能休息几日?”

     明腾和旭琛商量,他们一人七天,不用两个人都在平港,轮着来都能休息,“孙儿能在家待七日。”

     “正好给你补补。”

     “谢谢奶。”

     明腾又坐了一会就回自己的院子,太爷爷跟他爹去庄子了,他心里一动想带着娘子去庄子住几日。

     回到院子就见娘子坐在窗边发呆,“想什么呢?”

     刘佳惊喜道:“回来了。”

     “嗯。”

     刘佳闻到相公身上的味道,胃里有些翻腾,她没忍住干呕了起来,这可高兴坏了陪嫁的婆子丫头,紧忙让人去请大夫。

     明腾,“胃里不舒服?”

     “可能是吃错了东西。”

     刘佳没往怀孕上想,她的月事一直很准。

     大夫来的很快,仔细诊脉后道:“脾胃虚,最近要多养一养脾胃。”

     刘佳心里知道没怀孕,还是忍不住期待,大夫走后就没了精神。

     明腾反应过来了,“你急着要孩子?”

     “大嫂进门没多久就怀孕,我进门快一年连个动静都没有,太爷爷年纪大了,一直盼着荣家有后,我心急。”

     明腾坐下道:“孩子是缘分,该来的时候就来了,我与你说,你可不许吃什么生子的方子,咱家最忌讳这个。”

     刘佳没动吃药的心思,是药三分毒,她也怕,“我记下了。”

     明腾,“明日我们去庄子住几日,我好好陪陪你。”

     “真的?”

     “真的。”

     刘佳眉开眼笑了,自从嫁过来,相公就没好好陪过她。

     章州地界,章州离京城不远,如果不是雪天的影响,昌义走的更快。

     进入章州,昌义没事就看窗外,赵氏缩在厚厚的披风内,“外面都是雪有什么好看的。”

     “我就看看。”

     “这天真冷,冬日出行太遭罪了。”

     哪怕马车做了改造,保暖效果还是不好。

     昌义,“今年冬日的确冷。”

     赵氏心疼闺女,“女婿管理的地方什么都缺,苦了闺女和外孙。”

     昌义沉默了,爹没科举的时候,自家的日子也清苦,这才多久啊,他们已经回不去清苦的日子。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昌义询问,“怎么了?”

     骑马的护卫过来,“前面有百姓拦车乞讨。”

     昌义,“多吗?”

     护卫心生不忍,“只有一户带着孩子乞讨,小的三岁左右,孩子已经冻的嘴唇发青。”

     昌义皱着眉头,拢了拢厚重的披风,“我去看看。”

     等昌义走到前面,护卫已经在救治孩子,孩子身上披着护卫的披风,小脸发青呼吸十分微弱,好像随时会断气一样。

     雪地里跪着三十岁左右的夫妻,身后还有几个年纪大一些的孩子,每个孩子冻的身子都打晃,孩子们穿的袄是稻草填充的,一点不保暖,鞋子也是如此,这么跪在雪地里,孩子们冻的膝盖生疼也忍着没吭声。

     男孩子火气旺一些还好,女孩子这么冷的天冻着,活下来嫁人也没好日子。

     昌义想过贫困州今年难熬,亲眼看到后叹气,示意小厮将护卫休息的马车整理出一个,先让这一家子暖暖身子,如果他不管,今日的温度会冻死人,哪怕没冻死也会感染风寒而死。

     这一家子的前路只有死。

     京城宫内,周书仁心累,他这个朝廷管家什么都操心,接过齐王统计的数据,“这么少?”

     齐王叹气,“百姓家中存粮不多,入冬后禽类大部分都杀了省粮食,剩下禽类有的是等过年杀了吃,有的是留着明年下蛋补贴家用,至于猪羊等大一些的活物,入冬基本都杀了。”

     周书仁,“......看来要在南方养了。”

     齐王,“发大水怕瘟疫,南方也杀了不少牲畜。”

     周书仁放下数据,“那也要养。”

     皇上道:“那就安排下去。”

     周书仁只提供思路,不管后续,后面有懂的人管理。

     太子开口道:“有国外使臣想要换鱼饼。”

     周书仁侧目,“拿什么换?”

     太子道:“拿药材换。”

     周书仁没吭声看向皇上,皇上见都看他,开口道:“今年冻伤染病的百姓很多,朕觉得可以换一些药材。”

     周书仁想到药材就心疼,好不容易攒的家底,现在全没了,开口道:“臣觉得可以换。”

     太子继续道:“还有一国拿木材换鱼饼。”

     周书仁心道,太子说出来是皇上授意的,可见皇上想换木材。

     皇上背着手,“一棵树成才需要多年,这些年船舰的建造与出售,已经消耗了太多木材,朕觉得可以换。”

     这几年也购买过外国的木材,可船舰出售价格造成外国的木材价格涨了不少,现在能用鱼饼换,他觉得合算。

     周家,竹兰翻看着账册,这个月的花销有些大,最大的花销是暖棚,庄子一直有暖棚,却没大规模的建造,今年她和周书仁都有不好的预感,让老大去庄子多建一些暖棚。

     雪梅,“娘,我公婆也打算建一个暖棚。”

     “他们怎么想建暖棚?”

     “公婆想种一些菜,有暖棚也能早熟一些,公婆觉得明年菜能卖不少银子。”

     竹兰失笑,“你公婆这几年一直种菜,他们也是有经验了。”

     “嗯,每年公婆就盼着开春,他们开春种的菜能赚不少银子。”

     竹兰想到姜缪,“缪缪在老家可好?”

     雪梅,“我想起来就来气,大伯几个不敢给我们写信,一直缠着缪缪,让缪缪帮着说情。”

     “你婆婆怎么说?”

     “公婆在我面前没少骂大伯几个,老太太的心思想让我们撒气,我就装不明白,这一回谁说情都不行。”

     竹兰道:“你心里有数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