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485章:一大笔隐匿资金
最快更新秘战无声 !
    “兰婶儿。”
     “哎吆,筱雨小姐,您来了,又是来看你福叔呀?”兰婶儿从厨房出来。
     “是呀,买了些排骨,一会儿中午炖了,留一半给福叔,剩下一半儿带回去给孩子吃。”
     “那就太谢谢筱雨小姐了。”兰婶儿开心的把排骨接了过去,这年头,能吃上一顿肉多不容易,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福叔呢,怎么没见他人?”
     “他,每天吃完早饭就上街找人摆龙门阵,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回来。”兰婶儿道。
     “那他在哪里摆龙门阵?”
     “就在前面街角,你去哪儿一看就能见到他了,近得很,他腿脚不方便,拄着拐杖也走不远。”
     “哦,好的,那我去看看……”
     ……
     街角,围了七八个人,年纪都不小,最大的头发都白了,看装束打扮,都是普通老百姓,苦哈哈。
     “老李头,这盘棋,你可是输了,明天这茶钱你付呀。”
     “我说老姜,你家里还顾着人给你做饭洗衣服,还差我这三瓜两枣的,不害臊?”
     “这这是我家小姐花钱给我雇的人,我又没钱,我要是有钱,还在这里陪你们摆龙门阵?”老吴兴致勃勃,显然这日子过的太过安逸了,斗起嘴来,丝毫不示弱。
     “福叔……”
     “哎哟,小姐,你怎么来了?”老吴一抬头,见到姜筱雨,吓了一跳,赶紧支撑着一根拐杖站了起来。
     “我过来看一下你,看你还有什么需要?”姜筱雨道。
     “我都说了,我没事儿,我这伤,养养就好了,你工作那么忙,还来看我,我怎么过意的去?”
     “你这腿医生说了,还要多注意,尽量的少吃力,慢慢来。”姜筱雨提醒道了。
     “我知道,小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老吴给姜筱雨介绍自己这些新认识的伙计。
     “老姜,今儿就到这儿了吧,明天继续怎么样?”
     “行,等我明天过来,一定杀你一个片甲不留。”老吴呵呵一笑,招呼一声,跟姜筱雨往家方向走。
     “哈哈哈……”
     ……
     “罗耀回来了,一回来就对密译室的进行了工作调整,副主任陈祖勋等人的权势非但没有削弱,反而加强了不少,这是让人觉得奇怪的一件事。”姜筱雨一边走,一边小声的跟老吴交流。
     “这倒是有些不寻常。”老吴点了点头,“不过这一招,陈祖勋等人应该是没有想到吧?”
     “嗯,陈祖勋的确没有想到,悄悄的找我探过话,我说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宫慧就算知道了,在没有宣布之前,也不会跟我说的。”
     “他没怀疑你说谎?”
     “没有,因为在会上,他也见到宫慧等人的反应,这个决定罗耀没有跟任何人通气,是他一言以决的。”
     “嗯,这个罗耀一回来就拿回密译室的控制权,陈祖勋等人虽然的了甜头,却丝毫不是对手,这是他在告诉所有人,权力他想给谁就能给谁,密译室他一个人说了算。”老吴分析道。
     “密译室接下来要搬去磁器口新址,我肯定是要过去的,你这边,我可能就来不了。”
     “我这里你担心什么,吃喝不愁的,还能每天跟人摆摆龙门阵,这日子过的我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老吴自嘲的一笑道。
     “那我过一段时间再过来看您。”
     “好,自己注意安全,你是女孩子,对陈祖勋这些人要时刻保持警惕。”老吴提醒道。
     “我知道了。”姜筱雨点了点头。
     目送姜筱雨离开,老吴并没有往家里走,而是拄着拐杖往另一条街走了过去。
     一家名叫“周记”的杂货店。
     伙计见到杵着拐杖来的老吴,冲他点了点头,老吴走进店内,给了那伙计一个眼神。
     掀开布帘往里头走了进去。
     一间办公小房间内,一名身穿蓝灰色布棉袍的汉子早就等候在里面,见到老吴进来,马上站起身迎了过去。
     “海胆同志,快,请坐。”
     “谢谢,老周同志。”老吴走过去,屁.股挨着长凳坐了下来。
     “怎么样,最近有什么新情况?”
     “画眉同志刚汇报的消息,密译室的副主任罗耀被任命为代主任……”老吴将刚才姜筱雨说的情况直接跟老周复述了一遍。
     “看来密译室的主动权都还掌握在这个罗耀手中,其他人企图趁虚而入,撼动他的控制还真是很难做到。”老周惊讶一声。
     “老周,你约我见面是有任务吧?”
     “老蒋在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上提出了‘军事限共’的方针,这是国民党方面企图挑起跟我们军事摩擦的信号,对于这方面的情况,首长们十分重视,也非常警惕……”老周十分郑重的说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会让画眉同志留意相关情报的。”老吴点点头,这个任务非常宽泛,也没有什么时间限制,主要就是平时多留意,有发现即上报。
     “这个情况,还请你也向0815同志转达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我得走了。”老吴点了点头,起身拿了拐杖,走的时候,从杂货店买了两包烟,不然将来有人问起来,不好解释。
     ……
     搬迁工作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涉及方方面面,而且密译室还是个保密单位。
     搬迁自然不能大摇大摆,还要考虑隐秘性。
     主要时间集中在早上和晚间。
     总之,接下来一个星期,罗耀很忙,白天要忙着处理政务,晚上还需要与迟安等人研究密电码破译。
     从来没有一天晚上是十二点之前上.床睡觉的,凌晨两三点那是家常便饭。
     每天睡眠时间也就三四个小时,中午吃饭后,有机会的话,打个半小时的盹儿。
     一眨眼功夫,罗耀返回山城已经十天了,这11月份也过半儿了。
     搬到磁器口新家差不多三天了。
     宫慧也住了进来,主要是为了照顾小楠,除此之外,杨帆也有一个固定房间。
     家里还设了卫士房,一共两间,可以住八个人。
     另外,老董也跟罗耀他们住在一起,这每天做饭的工作就有人做了,而且吃的更放心。
     “辛小五来消息了,明天就能抵达山城。”晚上,十点出头,宫慧敲门进来。
     “小五他们现在不算是你我的部下,局里为了他们在山城的安全,才同意他们撤回来的。”罗耀道。
     “那不是让你给他们安排一下吗?”
     “我这边可不能安排他们工作,倒是可以给他们找点儿事做,在他们没有新的去处之前。”罗耀解释道。
     “你想好了,怎么安排他们?”宫慧问道,“小五可是我的老部下,可别给他们安排看大门之类的活儿?”
     “哪能呢,怎么的也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罗耀笑呵呵一声。
     “你让老虎给我那批东西怎么处置?”宫慧给罗耀收拾完床铺,走过来问道。
     “我也不是贪财,这笔钱我打算是给咱们临训班牺牲的同学用的。”罗耀解释道。
     “你是说,这笔钱是留着给牺牲的临训班同学抚恤用的。”宫慧惊讶的问道。
     “咱们的阵亡抚恤金你又不是不知道,就那么一点儿,现在物价涨的这么快,可抚恤金的标准一点儿没变,咱们在后方比较安全,可那些派往敌占区工作的同学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别的班,咱顾不上,可临训班的同学,咱的管,牺牲的,家里有父母妻儿的,咱们得让他们能够有一个体面的生活。”
     “我还以为你截下这么大一笔钱是为了给咱们……”宫慧不由的脸颊一红。
     “这个事儿你先考虑一下,制定一个方案,我的意思是成立一个基金,咱们可以用这笔钱进行投资,赚的钱用于抚恤牺牲同学的家庭,这样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罗耀道。
     “这么大的事儿,我可做不来的?”
     “又不是让你亲自去做这件事,基金的运作以及投资什么的人,我们可以聘请专业的人来做,给他们开薪水就是了。”罗耀哈哈一笑,凡是亲力亲为的话,那还要那么多手下人干什么?
     “那行,我先考虑一下,要不然小五他们回来之后,让他们帮我弄这件事?”
     “他们若是高兴,我没意见。”罗耀一摊手,笑道,这个不算是军统的工作。
     这事儿有些越俎代庖,明显也有邀买人心的嫌疑,但罗耀还是决定做了。
     当然仅限于临训班内部,而且还是加入同学会中的人才有这个资格。
     这也是他向戴雨农小小表露“野心”的一个方式,他现在表现的太过“正面”了,有些太过理想化了,这样的人,在戴雨农眼里,哪怕是现在还构不成威胁,那也是要提防的。
     而他现在就算想把临训班的同学整合成一股势力,那比起军统内部的那些大的山头势力还是比较弱小的。
     军统内部有三大派系,戴雨农为首的江浙系,郑介民为首的广系和唐纵为首的湘系,至于其他小山头,那都是依附这三大派系生存的。
     光各种培训班就可以分成好多小山头,临澧班也许就是较大规模的一个而已。
     况且,这些培训班的班主任都是戴雨农,都要尊称戴雨农一声“先生”的。
     所以,适当的表现一些自己在仕途上的“野心”,其实是有利他接下来在军统的发展的。
     他不是混了多年的军统老油子,他是个新人,新人做出一些出格的行为,反而会容易被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