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种仙记 > 第五百九十章 “小妖孽”称号
最快更新种仙记 !
    此时,无邪的双眸晶莹剔透,就像透明的蓝玻璃,天真无邪,甚至带着开心和满足。
     “哪里来的小妖孽?”
     幽偌和无邪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回过头,竟然是青麟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谁是小妖孽?”
     还没等幽偌说话,无邪愤怒的看着青麟,此时若不是被幽偌禁锢住,恐怕会直接窜上去咬他几口。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赶紧下来。”
     青麟皱着眉,好像很不乐意的样子。
     幽偌想要放下无邪,谁知无邪偏偏不肯下去,像是粘在身上一样,耍起无赖。
     “你真不下来吗?”
     青麟看着无邪一动不动,反而嘲讽一样的看着他,像是失去了耐心,拎起无邪,直接将她娇小的身体甩飞出去,毫无手下留情之意。
     幽偌有些紧张,但知道无邪的本事,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以至于没有过多的担心。
     “你就不能温柔点,怎么说她也是个孩子。”
     “她是孩子吗?我看她不简单,你还是离她远点。”青麟醋意未减,竟然是因为一个孩子。
     “你的伤都好了吗?”幽偌见青麟气色不错,跟之前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看来这花的奇效还真是巨大。
     “都好了,就是想你。”青麟的眼神渐渐变得平静、温柔下来,他缓缓走近幽偌,一种久别重逢后的相思之情仿佛此时才得以解开。
     “你敢这样对我,找打。”
     还没等青麟靠近幽偌,无邪的小身影又飞了回来,而且速度快到都没有给青麟做出反应的机会,她已经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青麟一把甩开她,有些吃痛:“小妖孽,没想到你的牙齿那么尖锐。”
     “还敢叫我小妖孽?”无邪气愤不止,准备再次扑上前来,但突然整个人凭空消失了,只能听见她挣扎的声音:“快放我出来,我要好好教训他……”又过了一会,连她的声音都渐渐听不到了。
     幽偌见青麟盯着她看,有些尴尬的笑笑,没想他和无邪刚见面就像有深仇大恨一样水火不容,只能等日后慢慢劝导二人,因为幽偌早已经决定留无邪在身边,如果二人长此下去就没有安宁日子了。
     “这小妖孽哪里来的?”青麟紧皱眉头,愈加不放心起来,他刚刚明明感觉到了一种没有释放出来的强威,就算是一个小妖怪,也不能如此强大,看来大有来历。
     “捡来的。”幽偌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见青麟不肯罢休的样子,只好将所发生的事情从头讲述了一遍。
     青麟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才说道:“竟然正好有能克制她的东西,那你以后也要多加小心。”
     幽偌点点头,但她并不想用这种方式压制无邪,而是想要从心灵深处彻底改变她,但当她问青麟受伤的过程,青麟却刻意隐瞒了什么,只是说了个大概,就不再提及。
     “幽偌,我们也造个孩子吧,虽然那小妖孽很凶,但还是很可爱的。”
     “你是说无邪可爱?”幽偌像是没听清楚,刻意重新问了一遍,却不知这次被戒指空间下的无邪听得清清楚楚。
     “是挺可爱的,就像肖易一样也有他的可爱之处。”
     幽偌很少听见青麟夸赞别人,看来他挺喜欢这两个孩子的。
     “我刚刚问你话呢,到底好不好?”
     “什么?”幽偌有些没听明白,不知道青麟为何变得不高兴起来。
     “他说要跟你造孩子,问你同不同意,孩子是怎么造出来的,回头也教教我……”无邪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次彻底失去了声音。
     “你故意放她神识出来的?那我们刚刚说的话岂不是都被她听了去?”
     “还是先找到其它人再谈论别的事情吧。”幽偌红着脸,她也只是想要让无邪对青麟印象好点,却没听到青麟前面那句话。
     青麟没有再说什么,想到逆天轮不知落入谁手他的心中却是十分不安,更何况那么多人都仿佛一下子不翼而飞。
     夜,渐渐深了下来,看到田进房间的灯还亮着,青麟走了过去。
     “进来吧。”
     田进像是远远的就听见了动静,也可能是早知道有人要来,所以才一直等候着。
     青麟推门而入,看到盘膝而坐的田进有些形容不出来,说他老吧,体内充斥着强悍的力量,说他不老吧,可是头发却已半白。
     “前辈,谢谢搭救之恩。”
     “我只是因为幽偌姑娘,所以才救你。”
     青麟知道那朵奇异的花乃是田进所赠,所以特意来感谢他,却不曾想过他竟如此心高气傲,连头都不曾抬起,更别提睁开眼睛看他一眼,不过青麟并不生气,只是感到好奇,难不成幽偌和此人认识?听田进的语气好像很相熟一样。
     “不管是因为什么,毕竟是是承蒙了前辈的恩情,日后必定偿还,天亮我便带着幽偌离开这里,打扰前辈了。”
     “明天便要走,怎么不多留几日?”老者突然睁开双眼,似有不舍。
     “我们还有事情要办,日后有机会再来拜会。”青麟看到老者怪异的神情,看来他的猜想没错,田进应该早就和幽偌认识,只是看幽若的样子并不实得田进,看来此人必定隐藏了真实身份。
     “那好吧。”田进应了一声,再次闭起眼睛,像是有了逐客之意。
     青麟离开之后,田进便起身而立,像是被心事打扰般静不下来,来回在屋里走动。
     清晨的阳光带着丝丝暖意,青麟环顾四周,将这满园美景收入眼底,最后视线落在角落的几珠花朵之上,这便是当日因救他枯萎了的花朵,那五彩的颜色在阳光的反衬下还真是美,仿佛某人的脸颊,青麟忍不住轻抚了一下。
     青麟想到现在的青龙剑已经不同于往日,虽然威能大增,可是融入的匕首却嗜血性太强,实难掌控,里面的戾气还会影响到他的身体,所以便想要将此花带在身上一朵,不知道是否会有所帮助,可没经主人同意便随意摘取此花又实在不妥,更可况听幽偌说起此花很容易凋零,又怎能存的住?
     “青麟,你在看什么?”
     幽偌缓缓走来,准备去和田进道别,见青麟看着此花便明白心中所想。
     “没什么,只是这花救了我,我总不能忘恩吧?”青麟收回视线,像是在故意打趣。
     “你不感谢赠花的人和救你的人,却偏偏在这里深情的对着几朵花,那你继续吧。”
     幽偌转身离去,青麟摇了摇头却是笑而不语。
     幽偌来到田进的房门前,而田进却正好打开门,他看着幽偌表情怪异,青麟却将这一目光全部看尽了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