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藏珠 > 第323章 贺礼
最快更新藏珠 !
    “来了。”
     正在闲聊的使者们看到徐焕的身影,急忙收敛神情,端正坐姿。
     别看这位徐刺史如今只是位刺史,他如今掌控的势力,只怕比昔日的吴子敬还要大些。只是他文人出身,性子平和,看着好相处罢了。
     徐焕露出笑容,抬手团团一揖,说道:“家中小事,劳累诸位远行,辛苦了。”
     楚地诸州使者急忙起身施礼:“不敢,大人有喜,我等理应恭贺。”
     还有人补充了一句:“三小姐及笄大喜,我们行几步路算什么?”
     这话说的实在谄媚,其他州郡的使者听了,不免在心里骂一句无耻。回过头又若有所思,看来徐氏的势力比自己想像中更稳固啊,楚地诸州几乎视他家为主,这门亲若是能结成,定能带来极大的助力。
     怀着这样的心思,众人的态度更加殷勤,场面也越发热闹。哪怕不能得偿所愿,结交一个豪强总是没错的。
     众人重新入座,归属楚地的兴通使者抢了个先,起身拱手:“徐大人,我家大人精心准备了贺礼,想请三小姐瞧瞧喜不喜欢。”
     看徐焕点头,那兴通使者就笑容满面地招了招手。
     侍卫抬上来一个箱子,兴通使者亲自打开,众人看过去,却只看到满满一箱的——黑土?
     什么东西?
     兴通使者面带得色,转身说道:“我家大人说,三小姐并非凡人,而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仙人当然要配仙物。我们兴通半个辖地都是山区,倒有一些珍稀药材。大人命整个兴通的采药人寻了大半年,终于寻到了此物——”
     说着,侍卫从黑土里掏出一个乌漆漆的玩意儿,用帕子仔细擦净了,再呈过来。
     此物形似灵芝,伞盖乌中透红,颜色油亮,根茎却奇形怪状,看起来好像一个小人儿骑着马撑着伞。
     “这就是我们兴通的特产,叫做芝马。诸位可听说过芝人芝马?据说服之可以升仙。我们这个芝马虽然比不上传说中的仙草,但是美容养颜、益寿延年不在话下。三小姐神仙一般的人,只有这芝马勉强匹配……”
     众人听他胡吹,暗暗发笑。兴通哪里找来这么个人?马屁拍得脸都不要了!
     徐焕始终微笑着听,待他说完,吩咐侍者:“既然如此,送进去请三小姐看看吧。”
     咦?其他州郡的使者有些意外。
     这贺礼说是送给徐三小姐,可徐府真正主事的人是徐焕,贺礼送得好不好,得看他怎么说。现下听这意思,徐三小姐虽然人在里头,但事情还是她自己做主?不少人心中一动,寻摸出一点意味来。
     楚地诸州的使者倒是习以为常,看着侍者入内,很快一个圆脸丫鬟出来了。
     她向徐焕施过礼,转身扬声道:“小姐说,这芝马有补血生肉的奇效,危急时刻或可救命,只是非常稀有,想必费了许多功夫,安大人有心了。”
     兴通使者笑开来,得意洋洋瞥了众人一眼,浮夸地叫道:“只要三小姐满意,费再多的功夫也值得。”
     下一个是颖中的使者,他没前一个谄媚,但态度更加恭谨。
     “我们颖中没什么特产,于城门高悬榜文,历时数月,终于从一位西域商人手中收来一箱宝石,好叫三小姐打些钗环。礼物微薄,还请三小姐不要嫌弃。”
     待他打开箱子,露出里头的宝石,远道而来的使者倒吸一口凉气,不禁露出几分茫然来。
     成色这么好的宝石,便是上贡也使得,就这么送给了徐家?徐三小姐在楚地诸州地位竟如此崇高?
     徐焕依然笑着点点头,让人送进去。
     片刻后,那丫鬟再次出来传话:“小姐很喜欢,多谢费心。听说颖中今年没有留够秋种,恰巧前日南源收了一批,大人回去的时候顺便带上吧。”
     颖中使者大喜过望,这批宝石花了很多钱,想想都肉疼,但若能换来秋种,他这一趟来得不亏。秋种代表着几个月的粮食,那这个冬天颖中就好过了!
     “谢三小姐,谢三小姐。”
     颖中使者喜气洋洋回座了,别处州郡的使者暗暗震惊。
     那楚九公子与随行的幕僚对视一眼,若有所思敲了敲手中折扇。
     颖中这行为与上贡何异?而且当下粮食珍贵,徐三小姐张口便回赠了秋种,压根没问过父亲,徐刺史也毫无异议,足以说明她在徐家的地位。
     来南源求亲,是父亲苦心为他谋划的,想借着这门亲事抬高他的身份,好立为世子。现下看来,这门亲事比他以为的还要难得,徐焕这样纵容次女,似乎打算将家业传给她。
     若能得到南源,那再加上河兴的势力,说不定能图谋更大的……
     楚九公子握紧折扇,心中暗暗兴奋。
     他不由瞟了眼对面,左边是江越,右边是郑六。江越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不在焉地喝着酒。楚九公子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江越虽然年少有为,但他只是门下弟子,与他这样货真价实的继承人哪能相提并论?且瞧着也没什么心思。要紧的是郑六,他此番……
     视线投过去,恰巧这位郑六公子也抬头看过来,彼此对了个正着,又心照不宣地默默移开。
     人家也不是傻子,跟他一样势在必得呢!
     他思索间,那些州郡大都献完礼了。徐三小姐一一派丫鬟出来表示感谢,有太过贵重的便赠一些回礼,人人欢欣喜悦。
     这时,一个略带口音的年轻声音响了起来:“徐刺史,阿鹿也准备了一些贺礼,希望三小姐能够喜欢。”
     这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生得清秀瘦长,身上却穿着华丽而充满异族气息的长袍,头上戴着动物犄角制成的冠冕。
     他和那些使者不同,是坐着说话的。徐焕面对他的态度和其他人也不同,甚至还略微弯了弯腰,笑容和煦:“殿下客气了,您的到来就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但礼物还是要有的。”话毕,他拍了拍手,当即就有相似服饰的侍卫抬上来一个个大箱子,几乎占了半个大堂。
     楚九公子心里一咯噔。这还有个凉王呢,威胁可不比郑六小。